找回密码

俞敏洪、张邦鑫、李永新,北大人怎么就“垄断了”中国民营教育市场?

出品 | 深网 腾讯小满工作室

1、

对于新东方在科技领域的保守,俞敏洪曾直言不讳,“主要是因为我,我已经对自己做了严厉的批判,并把马云作为我学习的榜样,我们都是学英文,都不太懂科技,但马云对科技产业却很敏感,对科研很重视”。

2019年,俞敏洪开始在科技领域“烧钱”了。

12月22日,成都欧洲中心大厦五层的“中国创新创业大赛.新东方专场”现场,近百家教育科技领域创业公司的代表正在紧张的准备着马上要进行的路演,这些公司如果能获得一二三等奖,就有机会进入新东方投资尽调范围,尽调合格的公司将获得新东方500万-2000万创业投资。

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助教、智慧课堂等教育科技领域寻找潜在独角兽公司合作,只是2019年新东方发力科技的一个注脚。

2019年俞敏洪先后两次为新东方内部孵化的OKAY智慧课堂站台。为了推广智慧课堂,俞敏洪专门在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与20多家学校的校长开了个茶话会,收集这些校长对智慧课堂的看法。

除亲自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项目站台外,俞敏洪还推动公司进行自上而下的人才结构的变革。

几年前,新东方集团总裁办公会成员几乎全部是文科出身,现在的新东方管理层重计算机等理工科背景的人占了一半。其中,管技术和产品的吴强是中科院计算机硕士毕业,新东方在线的联席CEO孙东旭是南开计算机系毕业,东方优播CEO朱宇是清华大学理工科出身。

俞敏洪还有意推动管理层的年轻化,现在新东方核心管理层中,60年代的“老人”只有俞敏洪和CEO周成刚。

俞敏洪的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指向一个问题,在线教育发展谨慎的新东方不能在科技赋能教育领域落后。“5G、AI、大数据等技术对教育场景及教育传递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新东方必须抓住这波技术带来的势能和机会。”

“等到这波技术变革发生了,再追就真追不上了”,俞敏洪说。不过,已经认识到新东方在科技方面投入短板的俞敏洪,对在线教育的观点却始终如一:坚持不亏钱战略。

2019年暑期,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等一批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在今年开展了新一轮的营销大战。有数据统计,学而思线上线下的投放总额约10亿,作业帮投了4个亿,猿辅导也投入了4亿多。但新东方在线这个暑假却没啥大动静。

“当时公司内部有人问我,俞老师我们要不要投资十几个亿做营销,我说不投,你们先把最好的教学辅助设施和教研体系研发出来,我们再循序渐进的推进营销工作,那个暑假我们在营销方面就花了了2000万元”,俞敏洪说。

对于在线教育的发展,俞敏洪一直坚持不亏钱战略,这也是新东方在线发展相对谨慎的重要原因。“这些我都听说了,不仅外界这么想,连新东方的一些员工也这么想,但我还是那个观点,头部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都没跑出来,只靠烧钱做营销不是长久的发展模式。”

“靠着预收款在运营的在线教育公司不管如何用科技来包装自己,都会有大问题”,俞敏洪对腾讯《深网》表示。

“俞老师对在线教育持谨慎态度,除了其对这个模式的认知外,还与俞老师个人经历有关。新东方的发展是靠一个个的线下学校开出来的,保证现金流是所有分校校长的共识。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学生退款造成挤兑现象,新东方差点倒闭。这些经历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俞老师对教育新模式的认知”,一位从新东方离职的高管对《深网》分析。

过去一年,俞敏洪依然有着强大的IP效应,而在公开言论上的“不保守”,也给新东方和俞敏洪本人带来不少烦恼。俞敏洪说过的每句话都会被拿出来反复琢磨、演绎,最后选择性的内化到每个人的认知体系当中。这时候,IP本源就可能被置于风口之中,近一两年不少颇有争议的“俞式语录”就是这样被发酵出来的。

“北大对我影响很大,我们那一代北大人骨子里还是相信独立、自由、批判、创造” 。俞敏洪告诉《深网》,对于外界的评论,自己有些无奈,但也表示理解。

而除开自身,2019年这一年,新东方在市场上面对的最大竞争对手,仍然是其北大师弟张邦鑫创办的好未来。

2、

与俞敏洪对在线教育持谨慎态度不同,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很早就看到了在线K12教育的重要性。

2011年-2012年,张邦鑫曾担任学而思网校总经理,亲自操刀网校业务。“你们好好做线下,我去做互联网教育,再过几年,我在那边等你们”,张邦鑫曾在好未来内部这样说。

“张邦鑫重视在线教育一是因为学而思刚成立就有互联网基因,奥数网是学而思创办初期重要的流量入口;二是因为张邦鑫危机意识特别强,不想在线上这块培养出一个像自己一样的竞争对手;三是好未来的线下学校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学而思网校会成为好未来下沉到低线城市的重要途径”,有接近好未来高层的业务人士对《深网》表示。

寒暑假一直是K12在线教育公司抢占生源的重要窗口期。从2019年5月开始,猿辅导、作业帮一课、掌门优课等K12在线教育公司开始在自己的官网或者APP推出49元及50元起的暑期低价课。6月底,学而思网校红底白字巨幅海报开始在公交站、地铁、机场等渠道铺开。

“曾经有媒体报道,学而思网校这次是仓促应战,迫不得已而为之,这种说法有失偏颇,因为学而思4月就推出了9元低价数学入口班,但因为9元班并不包含纸质教材,家长不仅要花9块钱买课,还要花50块钱打印教材,这会影响学生的学习体验,所以公司调整了策略,推出49元班”,一位好未来离职员工向《深网》透露。

为备战49元班,学而思网校着手优化产品体验,临时招募了1000名兼职大学生,又从济南抽调100位辅导老师空降北京总部,两人一个宾馆标间,all in即刻开启的暑期网课。

暑期营销大战确实提高了学而思网校的用户。据好未来2020财年第二财季(2019年5月31日-8月31日)财报透露,学而思网校营收同比增长94%,正价长期课学生人次同比增长134%达到140万。

学而思网校之外,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也在致全员公开信中披露了“暑期战”的成果。截至2019年10月20日,作业帮一课秋季学期的在读人次规模超过97万(正价,已去除退费),实现400%+年同比增长。

但这些漂亮的增长数据是拿真金白银砸下来的。

据好未来当季财报透露,这个季度其市场与营销费用达到2.6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52亿美元增长73.5%。对于营销费用的增长,好未来解释主要是投放以扩大用户基数,加强品牌建设。

后来的事实证明,虽然营销推广能为在线教育公司带来用户的增长,但由于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还没有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K12线上业务竞争远未定局。

3、

在线下,2019年民营教育公司“双巨头”的局面被另一位北大走出的创业者打破了。

9月,中公教育市值突破1000亿元,成为继好未来、新东方之后,第三家市值破千亿的民营教育公司。

随着中公教育市值的大涨,李永新和其母亲鲁中芳以600亿元的财富值超越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成为民营教育领域新晋首富。而在这之前,民营教培首富的帽子,张邦鑫已经戴了两年。

图为教育行业入榜《2019胡润百富榜》前7名的企业家

美东时间2017年7月28日,好未来以127.43亿美元的市值,首次超过新东方市值(126.15亿美元),成为教培行业市值最高的公司。当年的《胡润教育企业家财富榜》中,张邦鑫以400亿元财富值超越俞敏洪(财富值160亿元)成为民营教育界首富。

这三位进入胡润百富榜的创始人都有一个特点,都毕业(或肄业)于北大,他们之所以创业都跟北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用同样毕业于北大的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的话说,”北大人很有教育情怀,也很有教育理想,再加上新东方好未来两大教育巨头创始人的指引,所以很多北大校友会选择教育创业。”

教育情怀之外,这批辇过“千军万马”进入中国最高学府的北大人,比同年龄人更懂考试和中国教育,也更容易得到家长和学生们的信赖。决胜网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阙登峰曾做过统计,在教育行业里顶级公司的前100名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来自北大。

自1993年俞敏洪建立新东方至今,中国民营教培行业已经走过了26年的历程。在这之间,教培行业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波留学潮中的英语培训红利,教育改革大势下K12教培爆发和扩张,高校扩张背景下公考培训的蓬勃发展,“互联网+”大潮下在线教育的搅局和迭代,产业互联网变局下教培行业的TOB的转向。

在教培行业发展的每个关键节点和渡口,都有一批北大人的身影。这批人中,有些自始至终,随行至今,有些心怀不舍却不得不中途离开。而后来者都在试图迭代乃至颠覆的后继之路里,无不享受到前辈们为自己创业所趟平的道路和险滩,他们共同成为中国教培行业发展的见证者。

4、

“北大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地方。没有北大,肯定就没有我的今天”,俞敏洪经常在公开讲话中这样说。事实上,北大改变的不仅是俞敏洪个人,更是国内教培行业的发轫之地。

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同时发表了《中美建交联合公报》,开启了隔绝近30年的中美交流。同年,52名留学生启程前往美国。为了鼓励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开眼看世界,1981年颁布的《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请示》和《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为自费出国留学提供了政策支持,托福考试随之进入中国。

1985年,国家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资格审核”, “出国热”在全国迅速升温,俞敏洪及其北大同学徐小平和王强等都在这个行列之中。1987年,王强去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准备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徐小平则拿到了去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攻读音乐学硕士的机会,而考完了托福和GRE的俞敏洪却因为错过了所申请大学的招生时间而错过了第一次出国机会,继续留在北大当老师。

“如果一直留在北大教书,不出国深造的话,我就会在未来的世界里失去机会”,俞敏洪说。那时,出国是俞敏洪唯一的执念。

为了筹备出国留学费用,每月工资不到100元的俞敏洪开始参与一些培训机构的托福和GRE的教学工作,这为其带来了1000-2000元的月收入。“看到开培训班来钱这么快,我没多想就在北大成立了一个托福培训班”,俞敏洪曾在自己的著作中写到。

俞敏洪创办的托福培训班抢了北大学校内部培训班的生源,为此,北大给了俞敏洪一个行政记过的处分,并在学校三角地的宣传栏中贴了整整一个月。这个处分意味着一段时间内进修、分房等福利都跟俞敏洪无缘。1991年,俞敏洪“被迫”辞职,专职托福培训班。

图为新东方早期为学生提供的学生公寓

由于当时还没有申请办学许可证的条件,俞敏洪创办的第一个培训班是挂靠在一家名叫“东方大学”的民办学校下的,每年需要交15%的管理费。1993年11月16日,正式拿到办学许可证的俞敏洪成立新东方第一所学校——北京新东方学校,正式开始了新东方的创业之路。

历史证明,大多成功人物的出现都是时代的需要和产物。

九十年代日益高涨的留学大军,形成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以北京人在纽约生活为题材的电视剧一经播出,万人空巷。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折射出开放不久的国人对国外生活的好奇与向往。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切中肯綮,成为中国学子备考托福和GRE的首要选择。

可以这么说,2000年之前国内留学英语培训的市场份额牢牢被新东方掌控。仅比新东方晚成立一年的巨人教育还在做吉他、小提琴、电子琴、围棋、象棋等兴趣培训班;同样靠留学中介业务起家的新通教育1996年才正式成立,两年后才成立新通国际外语学校;现在专注留学规划与出国培训的启德教育2007年才刚刚成立。新东方在没有对手的康庄大道上一路狂奔。

“新东方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竞争对手”,俞敏洪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直到教培市场上出现很多K12培训机构后,俞敏洪才认识到,“市场要变天了”。

5、

1998年,北京市进行教育改革,取消了小学统考,改为就近入学与重点中学自行择优录取相结合的现行小升初模式。这就意味着没有被择优录取的学生将参加“电脑派位”,电脑根据片区内填报志愿随机分配学生入校。

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被择优录取,那时“学霸辈出”的北大、清华等知名学府的校园内经常出现为孩子找家教的家长们的身影,兼职家教也就成了那时候不少北大、清华学生的“第二职业”。

在各个科目的课外辅导中,数学辅导的市场尤为巨大,因为择优录取中的“优”主要指的是在各类数学竞赛中取得的优秀成绩,以及在各重点中学自行组织的以奥数题为主的测试中表现优异。

此时刚上北大的张邦鑫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张邦鑫是北大生命科学学院02级的硕博连读研究生,家境一般的张邦鑫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刚上北大就开始兼职做家教。“当时我只教了一个孩子,孩子成绩提升后,这位家长就会告诉身边很多的家长,因为口碑的扩散,很多孩子家长要求我给孩子上课,考虑到一对一的家教精力有限,家长们说可以一起,做成小班”,张邦鑫表示。

随着所教学生规模的扩大及“师哥”俞敏洪励志故事的刺激,张邦鑫决定创业。“我很崇拜俞老师,我读大学时,俞老师的讲座风靡全国,不止是我,好未来的很多高管都是俞老师的粉丝”,张邦鑫曾公开表示。

2003年张邦鑫和同学凑了10万元,在北航南门的知音商务写字楼租了一间不到20平方米办公室,在线下开设数学小班授课,起名“学而思”。为了招生,张邦鑫曾花了1500块钱在《北京晚报》的中缝上刊登了一则关于北京 “迎春杯”数学竞赛班招生广告,这为张邦鑫创办的奥数培训班招来了100多个学生。但张邦鑫的线下招生计划很快被后来肆虐的非典打断。2003年非典期间,北京中小学大规模停课,张邦鑫不得不暂时关闭线下数学辅导班,转而成立了问答社区“奥数网”,免费为在家自学的孩子解答难题。

与当时市场上已经初具规模的K12教培机构学大教育、卓越教育、龙文教育等不同,学而思在创办之初就有“互联网基因”。

此时,经历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的网易、搜狐、新浪等互联网公司起死回生,互联网就成了这个时段创业者创业的途径之一。在奥数网尝到“甜头”的张邦鑫还花重金买下了中考网、作文网、高考网、家教网、幼教网等域名。

不少企业的气质都会受到创始人性格的影响。从学而思后来的发展路径来看,虽然都出身北大,但学理的张邦鑫和学文的俞敏洪在创业初期就带着企业走上了不同的发展之路。

北大西语系毕业的俞敏洪追求人文主义,依靠培养名师和励志故事,让不少大学生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但读北大生科的张邦鑫更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在已经充满竞争对手的K12教培市场,想冒尖前期就要靠家长口碑传播来获得更多小学生用户和发展

为了保证听课有效果,保持好的口碑,张邦鑫开创了“免费试听、随时退费”的先例。“这种机制倒逼我们发自内心去做好这件事,过去十年多,其实每一天都让我们战战兢兢,我们一年大概退费4个亿,但是利润也才几个亿,这就是这个模式带来的代价”,张邦鑫表示。

“邦鑫老师非常重视口碑,公司的客服人员如果与前来咨询的家长发生冲突或者被投诉,这位同事大概率会受到处分”,有好未来离职员工对《深网》表示。

追求情怀的俞敏洪“兼容并包”,对于一部分带着新东方的名师和资源出去创业的高管们持开放态度,“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你不往里冲,别人也会往里冲。如果周围都是一帮你的小兄弟做成的优秀教育公司,你会更加感到骄傲”,俞敏洪曾对《深网》表示。

但张邦鑫坚信“众生畏果,菩萨畏因。任何一件事情发生,不管是喜欢或者恐惧,都已经是结果了,但任何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张邦鑫从开始就坚持“大后台,小前台”的组织架构,实施类似中央厨房的模式。“学而思校长没有招生压力,他不对招生负责,只对服务态度负责,招好招不好、教师好不好,和校长无关”,张邦鑫表示。

2005年到2009年,学而思进入高速发展期。有行业人士向《深网》透露,俞敏洪曾想全盘收购学而思,但最终被张邦鑫拒绝。2010年10月20日,学而思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图为张邦鑫回北大的讲话

与新东方上市引起的轰动不同,学而思上市之时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因为当年登陆美国市场的不仅有学而思,还有安博教育、环球天下、学大教育这三家公司。同是在K12赛道,学大教育IPO募集的资金和当年的营业收入都在学而思之上。2010年学大教育当年营收1.541亿美元,募资高达1.28亿美元,学而思当年营收1.11亿美元,募资1.2亿美元。

从当时的营收和发展态势上,没人会想到日后的学而思会成为“老大哥”新东方的劲敌。

就在各大K12教培公司争相扩张和上市之际,更多北大“校友”也进入K12教培市场。

一位是1996年毕业于北大法学院的张熙,他立足上海,以1对1高端精品课程切入K12辅导市场,建立精锐教育。另外一位是北大数学圈的“学术泰斗”徐鸣皋坐下大弟子须佶成,他于2009年在北京创办了高思教育。从后来的发展看,虽然都是在K12教培领域,这两家公司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扩张之路。

6、

K12教辅赛道之外,上世纪末在北大生根发芽的教育培训细分领域还有公考培训。

1999年,中国教育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1999年6月16日,原国家计划发展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发出通知,决定1999年中国高等教育在年初扩招23万人的基础上,再扩大招生33.7万人,普通高等院校招生总人数达到153万。扩招意味着学生毕业后需要更多的就业岗位,此时创业和报考公务员就成了大学生就业的重要的出路。

1999年,北大政治学与行政管理专业毕业的李永新争取到了一笔30万的资金支持,他和一群北大毕业生创办了国内第一家素质教育公司。但李永新的首次创业之路并不顺利,一个月后,投资人撤资。创业失败的李永新带着团队搬出了北大,困难时连600块房租都付不起。当年的《东方时空》播出的《创业上、下》就记录了李永新这两个月从开始到失败的整个过程。

2001年左右,很多学生找到李永新的导师请教关于公务员考试相关问题,但其导师是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的,于是推荐李永新去给那几个学生辅导申论,结果都这些学生都通过公务员考试,这让李永新看到了公务员考试培训的机会,开始在这个领域筹备创业。

为了招揽生源,李永新于2002年创办中国公务员考试资讯网,这个网站成了他日后创办公司的重要流量入口。2003年,李永新正式成立中公教育集团。

“没有成功的企业,有时代的企业,所谓成功只不过是踏准了时代的节拍”,张瑞敏曾如是说。

从中公教育后来的发展看,李永新能带着中公成为继好未来、新东方之后第三家千亿俱乐部的民营教育公司,与其踩准了各个时段的政策节点不无关系。北大政治学与行政管理专业毕业的李永新对政策走向更为敏感。

2003年,国内报考公务员的人数从2002年的6万余人增至12.5 万人,自此,报考公务员的人数就以直线增长的态势开始攀升。北京公务员考试网曾做过统计,2004年-2009年,通过国考报名资格审查的人数分别为18.2万、31万、 54万、74万、80万、105.2万。2009年,国考报名人数首次突破100万,此后的8年报考人数一直保持在百万以上。

图为北京公务员考试网统计的2003-2018年国考报名审核通过人数

中公教育的发展与国考报名人数激增保持同步发展轨迹。2005年,中公教育开始了全国化的尝试。李永新通过代理的方式,与30余家地方性培训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在同行业中率先完成了全国市场布局。2010年,中公教育转型做直营,并开启了扩张之路。2010年公司营收30.39亿元,2018年营收高达62.37亿元。

踏准公考培训市场节奏的李永新对资本市场的政策也及其敏感。2017年9月1日,新《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教育资产证券化速度进一步提升,一定程度上为教育产业打开证券化大门。2个月后,亚夏汽车就发布公告称,拟以股票发行的方式购买中公教育全部股份,中公正式开启了借壳上市之旅。

2018年底,中公教育正式取得证监会的批准,借壳上市公司亚夏汽车登陆A股市场。2019年2月21日,“亚夏汽车”正式更名为“中公教育”。 9月,中公教育市值突破1000亿元,成为继好未来、新东方之后第三家市值千亿的教育公司。

7、

2013年初,从世纪佳缘“急流勇退”的龚海燕和百度前科学家张栋博士一起创办了91外教网,他们希望通过互联网在线学习的方式,为用户提供纯正的英文环境。半年后,龚海燕又推出了涵盖中小学K12阶段的全学科教学资源共享平台——梯子网,龚海燕曾表示要用“3年烧4.5个亿”去推动梯子网发展。

对于北大中文系毕业的龚海燕来说,她此前并没有从事英文或者K12培训的经验,但这在当时的投资者看来,没有经验并非教育创业的硬伤,没钱才是。

这一年线上教育出现了一个分水岭。2013年之前,线上教育的主要形式还是远程教育,2013年开始,在线教育就成了“互联网+教育”的代名词。

这一年,BAT纷纷基于各自的场景需求切入在线教育市场,作业帮、猿题库、VIPKID、英语流利说、学霸君等日后的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都是在这个时间点前后成立或者孵化。也是在这一年,学而思更名好未来,并确立了"用科技与移动互联网推动教育进步" 的定位。

资本实验室风险投资与并购数据库曾对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企业投资事件做过统计,这一年在线教育投资51起,披露交易额8240万美元;并购事件7起,披露交易额1.3亿美元。

此时大家对在线教育的认知大多停留在“风口来了”,进入在线教育行业的大多是一些互联网人,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做轻度工具获取大量用户,然后再获得资本融资。至于互联网对教育的迭代甚至是颠覆是后来才发生的事情。

图为2008-2018年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量(单位:起)

2014年2月25日14:30 ,YY在北京五洲皇冠酒店召开成立以来的第一场发布会。出人意料的是,主题并非直播,而是教育,YY推出教育平台“100教育”。在发布会现场,YY的CEO李学凌判断,“外行人”YY做教育更有机会,YY之所以做教育恰恰是因为YY不懂教育。为表YY做教育的决心,李学凌还在发布会宣布,“未来两年投资10亿元,托福、雅思线上强化班终身免费….”。

YY算了一笔账,托福雅思一年有100万的考生,强化班平均每人花费3000元,这个市场就有30亿的价值,用这个部分的刚需去做“诱饵”获客,用户达到一定规模后再做转化,通过增值服务收费。

烧钱获客,形成用户规模甚至是垄断,再靠增值服务收费,这是典型的互联网企业打法,但从后来在线教育的发展情况来看,“不懂教育,只靠砸钱烧用户”的路明显行不通。

2014年9月,冒进的梯子网就因为资金链断裂大举裁员。龚海燕在内部邮件反思,“由于自己过于乐观冒进,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几个月前就花光了公司融资,一直在用自己的资金支持公司运转”。而当初喊着要“革了新东方的命”的100教育再也没有出闹出更大的动静。

就在龚海燕的梯子网陷入困境之际,另一北大校友候建彬在百度内部孵化的作业帮迅速得到了用户的关注。对于在线教育的创业,候建彬曾公开表示,“赢背后是有原因的,你做一个你根本都不懂的事情还能成,那是扯淡。”

2004年,还有一年就北大本科毕业的候建彬进入百度实习,2012年出任百度知识搜索体系负责人,负责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百度经验。这一年,随着谷歌发布“知识图谱”新技术 、微软必应推出快照搜索等,百度知识搜索进入瓶颈期。为了拓展知识搜索新业务,候建彬带着团队从医疗、教育、宠物、汽车、母婴等垂直领域入手,探索新的项目。

经过两年的摸索和运营,2014年百度知识搜索体系下诞生了三个新项目。问答学习平台“作业帮”、母婴知识项目“宝宝知道”、在线医疗项目“拇指医生”。

2014年,资本市场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二是聚美优品、京东等一批国内互联网公司开启了赴美IPO浪潮。资本的驱动及“大众创业”的新浪潮下,很多有志之士创业意识“爆棚”,候建彬也在这个行列之中。

2014年11月26日,在百度投资并购部的安排下,侯建彬和李彦宏进行了一次1对1的谈话。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对公司、创业的看法,李彦宏就说,“公司支持你,你正式提出来吧。”

第二天,侯建彬正式递交了邮件,开始启动作业帮的拆分。2015年6月,作业帮完成拆分,9月获得红杉资本和君联资本的A轮投资。

从后来作业帮的发展看,作业帮基本经历在线教育大部分模式的迭代。从拍照答疑到在线 1 对 1,再到大班直播课,侯建彬带着作业帮逐渐摸索到了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及本质。

作业帮是以拍照搜题起家,依靠百度搜索带来的入口流量,作业帮积累了第一批用户。2015年1月19日,上线了拍照搜题功能的4.0版本,当天活跃用户数第一次超过了100万。

拍照搜题是早期在线教育很好的流量入口,但也存在bug,因为拍照搜题只能让学生知道答案,不知道其中的逻辑,这也是家长担心的问题。为此,作业帮组建师资力量,于2016年提供线上一对一答疑,按分钟收费。此外,一些老师已经讲过的题,其他学生可以花1元钱“偷听”,这种模式有效提高了用户的粘度。

2017年之前,除拍照搜题,在线一对一外,在线教育还经历了题库、家教O2O、在线小班课、在线双师等模式,但这些模式都有面临同一个难题,“赔钱做教育,难以盈利”。

2016年,作业帮推出“线上班课”产品“一课”,班课模式引起了在线教育公司的关注。2017年,在教育O2O挣扎1年多的跟谁学推出在线直播大班课“高途课堂”,并在2018年扭亏为盈,净利润1965万元,这让在线教育公司看到了盈利的曙光。对此,有行业人士对《深网》解释,“大班课拥有在线教育中最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毛利能够达到 50%-70%,硬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很低,伴随获客成本的降低,边际效益显现,规模化的盈利能力会越来越好”。

2018年 7 月,作业帮发布了“一课 2.0”,以独立 APP形态运营。2019年9月6日,候建彬透露,截止目前,“作业帮有1.2亿月活的产品矩阵,取得了在线教育流量侧绝对第一名的位置”。

至于当初为何在孵化的三个项目中选择作业帮独立创业,候建彬在回母校北大参加活动时中说,“创业需要看我们想在这个世界做什么事情。中国K12教育领域最核心的问题是供给侧问题,在线模式、技术、AI本质上是用来提升供给侧的效率,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大方向”。

8、

2019年11月26日,在北京K12教培领域深耕10年多的高思教育宣布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高思教育”则成为集团下属直营校外培训业务的品牌。对于更名,创始人须佶成对《深网》表示,“变的不仅是集团名称,更是公司从单纯的教培机构到供给平台定位的变化”。

直白点讲,爱学习之后的侧重点之一是To B业务,其客户和服务对象更多的是散布在三、四、五线城市的中小教培机构,为提他们提供双师课堂、师训、教研等内容,通过赋能低线教培机构触达C端用户。

高思的更名只是教培行业2018年以来To B风口的一个缩影。2018年开始,不少头部教培机构纷将新业务增长点转向To B领域,发力教育供给平台、智慧课堂等B端市场。

教培行业To B转向有个大背景。2018年,随着线上流量和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消费互联网的高速增长已不可持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 “更换引擎 ”,通过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变革来开发新的动能。在这种背景下,产业互联网将成为一下个浪潮。在这一年,BAT三巨头都都完成了组织架构调整,腾讯发力 To B,阿里强调赋能,百度all in AI,背后指向都是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裹挟之下,To B成了教育企业的必然选择,教培To B迎来了自己的风口。

2018年2月,好未来邀请了40余位地方教培校长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小规模发布会,介绍了其首个ToB产品未来魔法校的产品逻辑和合作方式。6个月后,张邦鑫在一场行业演讲中宣布,好未来To B了,将来公司会以“开放平台”引领好未来的战略转型,通过开放平台把教研、技术、教师优势开放给中小培训机构,助力行业规模化、规范化发展。2018年12月,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正式对外亮相。

但风口来了并不是所有的“猪”都能飞天,只有准备充分的才能迎风起飞。在2018年教培ToB风口来临之前,高思教育已经在To B领域深耕了4年。

2009年,已经是北京巨人学校小学数学教育教学总监的须佶成有了创业的想法。作为北大数学圈“学术泰斗”徐鸣皋坐下大弟子,他轻松的从北大找了30多个人组建团队,创办高思。

2010年-2013年,这四年是创办不久的高思教育在北京拓展生源的发展期,但却是好未来、新东方、学大教育等一众上市公司的全国扩张期,此时K12教培市场早已红海一片。

“2013年底,我站在广州华晟大厦楼下,看着20层楼上密密麻麻的贴着各个教培机构的名字,我当时想难道我就是为了把高思的名字也贴上去吗?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事儿意义不太大,别人都在费力抢的市场,你掺和啥”,须佶成对《深网》表示。也是在这一年底,高思开始转变思路,筹备开放平台。

2014年,高思成立爱学习平台,向中小教培机构提供教研、师训等服务,发力B端市场,当年公司营收破亿元。2019年公司B端市场收入已经超过C端。11月26日,高思正式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对于教培行业ToB发展的趋势,爱学习教育集团联合创始人李川对《深网》表示,“教培ToB下沉,需要以教研为底层驱动,以技术为加持,辅助内容和服务。所以未来在教培ToB市场会有3-5家公司会占领B端市场80%的份额。”

1917年1月9日,蔡元培在北京大学开学典礼上对北大学生提出三点要求:“抱定宗旨”、“砥砺德行”、“敬爱师友”,随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此这三个带着历史厚重感的词汇就成为北大人教、学、生活、创业等各个方面自勉的标准。

百年之后,在互联网、生命科学、教育、医疗等各个领域都有一批北大人的身影。但在教育行业,由于其兼具公益属性,这批从事教育的北大人在通过教育实现财富的增长的同时也在思索一个问题,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民营教育到底能为中国教育做些什么?正如俞敏洪曾对《深网》表示,“新东方成立26年,一直在摸索真正益于中国教育的事情,今后新东方对于中国教育,尤其是均衡教育及贫困地区的教育能做什么事情,这是我未来最重要的事情。”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