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饥饿比病毒更可怕 孟加拉女工奋不顾身要开工

生产的是西方顶级品牌的服饰,但自己却连日子都快过不下去。成千上万的孟加拉国服装工人们,都陷入了“新冠抉择”——不怕病毒,只想要回去上班,但即使返回工作岗位,还有班能上吗?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钟书毓

当地时间4月18日,孟加拉国的数百名工人涌入港口城市吉大港的街道。他们在新冠疫情期间无视国家的社交距离要求,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恢复工作并给付工资。

这个高度依赖服装出口的国家正受到疫情带来的严重影响,失去工作的服装厂工人,觉得自己也失去了未来。

抗疫期间工人也抗议

据路透社报道,周六,数百名工人涌入吉大港的街道进行抗议,称他们仍在等待服装厂来发上个月的工资。

在军队上街管制,以帮助强制关停旅游业及多人聚会的时期,这些工人并不在意自己的健康是否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胁”。对孟加拉国而言,新冠疫情的影响可能刚刚开始,但全球疫情对它出口市场的冲击却已持续数周。

(图说:服装厂工人走上街头抗议 图源/ AP)

这次吉大港的抗议活动并不是首次,就在4月16日,达卡的服装厂工人就已走上街头,封锁了一整条道路,要求厂商支付他们被拖欠的工资。

据美联社报道,在达卡的一些地区,包括坎帕普尔和米尔布尔,这些服装厂工人当街抗议,他们封锁了首都以外的高速公路,阻止运送农产品的车辆通过。

(图说:达卡地区的街头抗议活动,服装厂工人堵车 图源/路透社)

“政府应该照顾我们,最近的两个月我都没有拿到工资。”一名21岁的女性对媒体透露,但她因为担心工厂老板之后不给报酬,因而拒绝透露自己的名字。

这些勇于上街进行抗议的工人们,大多都有这样的顾虑。他们拒绝提供自己的信息,就怕之后拿不到工钱。

当地官员穆罕默德·扎米鲁丁告诉媒体,目前警方已进行管控,警方已经与一名工厂老板进行交谈,后者承诺在4月28日前付款。

订单频频取消,补贴也不够用

孟加拉国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服装生产国,该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表示,目前全球品牌已经取消了价值32亿美元的订单,影响了226万名工人。而取消的订单数量,每天还在增加。

该协会会长卢巴纳·胡克敦促包括H&M和沃尔玛在内的品牌及商家不要再取消订单了,而要接受已经完成或正在生产的订单。

据了解,孟加拉国80%的出口产品都高度依赖制衣业,全国共有约4000家工厂雇用了超过400万的工人,而这些工人大多数是女性。

(图说:服装厂工人大多数都以女性为主 图源/卫报)

胡克会长表示:“如果我们不全力以赴地致力于提高工人的福利,我们将有410万工人真正地挨饿。”

而当下,新冠疫情正猛烈冲击着服装业,处于风暴中心的欧洲,许多品牌因当地疫情严重不得不暂停零售及生产,因此这些品牌向东南亚,特别是孟加拉国的供应商停止派放或直接取消订单,作为制造商的厂家因此损失严重。

那些不取消订单的品牌方,也可能向孟加拉国的制造商及工厂要求延迟付款,或者直接从其他能出货的大型制造商家那边打折购买,胡克会长对此也表示无可奈何。“规模较小的服装厂将面临更为严重的生存问题。”

孟加拉国当地的服装制造商Snowtex集团的总经理哈立德称,他的工厂拥有近10000名工人,在这么严峻的情形下目前仍可以运转。但如果买家取消更多订单,未来是否能继续也就不好说了。

哈立德评价现在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买家正不断暂停并取消订单,让所有人都感到困惑与焦虑。“我们为了订单进口了用于制造服装的面料和其他必要产品,但现在买家订单取消了,工厂内存有大量积压,我们将如何生存?”

对于这种状况,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周三宣布了一项500亿塔卡(合计41.7亿多人民币)的补贴计划,用于支持以服装制造商为主的出口导向型制造商,帮助他们支付工资。但是服装工厂老板觉得这远远不够,这部分补贴匀下来,只够给工厂工人提供大约一个月的薪水。

残酷现实下,怎样才能回去上班

“我们这里有一个残酷的现实,简而言之,工人们将因食物和药品的缺乏挨饿,整个家庭遭受苦难。此情此景,全球品牌将损失其利润的一小部分,股份所有者也将损失其部分份额,但我们的工人将没有生活必需品。”

没有钱,也没有食物,于是工人们走上了街头。但与此同时,这些服装工厂的老板也陷入两难的境地。他们一边担心工人得不到保障要抗议、工厂是否要倒闭,另一方面又不敢反抗,因为他们担心在危机结束后,未来的业务都一起失去。

(图说:抗疫期间抗议的孟加拉国工人 图源/AFP)

劳工权利协会对孟加拉国服装工厂的一项调查发现,在调查范围内的316家工厂,主要为欧洲市场生产服装。其中,有近60%的工厂表示已经关闭了大部分生产设施,大约有6%的工厂由于疫情原因被取消了所有订单,而将近46%的工厂表示已经失去了大部分订单。

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厂家都拒绝为这些工人缴纳工资,因服装店关闭、工厂暂停而被解雇、遣返的那些人中有超过70%都是无薪送回家的,只有不到20%得到了遣散费。

(图说:服装厂工人们通常在凌晨就要上班工作,一直持续到深夜 图源/ AP)

生产的是西方顶级品牌的服饰,但自己却连日子都快过不下去。成千上万的孟加拉国服装工人们,都陷入了“新冠抉择”——不怕病毒,只想要回去上班,但即使返回工作岗位,还有班能上吗?

(图说:孟加拉国制衣工人表示回去上班才让她们安心 图源/VOGUE)

索姆米利托服装协会副主席阿克特说,工人们都试图重返工作岗位,忽略政府要求人们回家隔离的疫情建议。

(图说:疫情期间服装厂工人戴口罩进行工作,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工人曾希望工厂提供防护物资 图源/纽约时报)

服装厂对国家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因此孟加拉国工人团结中心组织执行董事卡尔波纳·阿克特强烈抨击买家取消订单的做法,她表示,工人对现状感到惊慌。“这绝对是一场灾难。”

请愿活动督促,挺过困境有无希望

非营利组织Remake近期公开指责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和许多零售商在疫情爆发后拖欠孟加拉国、印度、缅甸和柬埔寨等国供应商超过30亿美元的订单款项。导致约5000万工人面临失业、没有遣散费、或医疗保险等糟糕局面。

Remake曾在3月向部分快时尚企业发起诉求,要求解决供应商的问题。

4月3日,Remake发起了请愿活动“Pay Up(全部付清)”,集齐了千余供应商签名,通过邮件发送给包括Inditex、Vans、Calvin Klein母公司PVH集团、沃尔玛等零售商CEO。

(图说:Pay Up请愿活动)

在请愿活动的督促下,Inditex集团于4月8日表示:“我们正在履行对供应商的所有责任,确保按照最初的支付条款全额支付所有已生产或正在生产的订单。”亦有部分零售企业表示会尽力支持供应商挺过疫情难关。

(图说:当前,对孟加拉国服装厂工人最重要的就是工资和订单 图源/VOGUE)

疫情期间,谁的损失更大?这些服装品牌的零售也遭遇寒风,需求的降低使他们自己手中的现金流紧张,将大多数店铺关门后,库存、房租、人员等成本压力也使这些零售商喘不过气。即使是全球第二大服饰零售商H&M,也在3月宣布暂时关闭其在德国、美国的所有门店,共计1050家。

但对于以出口贸易为支撑的孟加拉国、印度等东南亚国家,服装制造、纺织等相关行业当属国内的重要经济支撑,一旦倒下,或许将掀起一场地动山摇的经济风暴。

或许挺过新冠疫情后,属于制造商的春天终将给予工厂温暖,但绝路和希望哪一个最先到来,在这些抗议的孟加拉国服装工人眼中,一切都不得而知。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