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总裁的小暖妻-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免费阅读网

小说《千亿总裁的小暖妻》的主角是苏初夏慕至北,作者:云飞扬,为您提供千亿总裁的小暖妻小说阅读,千亿总裁的小暖妻小说讲述了:那个男人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父母都是富可敌国的人物而他就是一个富公子,在一次晚会上她喝断片醒来居然是那个众多女人心目中那个多金的男人。

小编推荐:
《前夫请排队》《禁欲总裁,别乱撩》《蜜宠娇妻,杠上霸道总裁》

精彩节选:

“不要提!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那个混蛋!”初夏抵触的捂住耳朵,几乎是尖叫。

慕至北当下了然。

看来,能把她伤成这样的,也只有何浩昊了。

“想去哪?我送你。”他这才推开车门,长腿从车里跨出来,站定在她跟前。

初夏神思恍惚的喃喃,声音很轻,似自言自语,又似问他,“我这种鬼样子,最适合去哪?酒吧,对,我要去酒吧……我要喝酒……喝很多很多酒……”

然后,把生活里所有的忧愁,都一并忘掉!

“酒吧?”慕至北无奈的偏了偏脸。白天,哪里有酒吧是营业的?

“走吧,我带你去喝酒。”朝她缓缓伸出手。

望着那宽厚的大掌,初夏擦了擦眼泪,立刻有新的眼泪渗出来。

没有接受他的大掌,她只是倔强的撑着自己发麻的双腿站起身来,往慕至北的车里走。

望着那绷得紧紧的背影,慕至北仰起头,眯眼看了眼身后的何氏大楼。

没有再迟疑,转身上车,驱车离去。

初夏发现慕至北没有坑自己。

他家里,真的是最好的喝酒地方。

顶楼,之所以奢华,原来不单单是房子的装潢,还包括这些齐全的配套设施。

她蜷缩着身子,躺在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手里拎着一整瓶红酒,拼命的往喉咙里灌。

慕至北只放任她哀哀凄凄,没有陪她一起喝。而是脱了衣服,跃进了波光粼粼的泳池里。

正午的阳光,穿透云层,照射在池面上。

他矫健的身形,在透明的水下,更显得修长。那流畅性感的线条和完美的肌肉都足以让所有女人血脉贲张。

初夏没几口就醉了,拎着酒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走到池边上。

“慕至北!!”她一手做喇叭状,捂在唇边,醉醺醺的叫着他的名字。

水下的男子,钻出水面,懒懒的靠在池边上。

阳光照射下,挂着水滴的那张俊脸,迷人得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他们,隔着十米宽的水池,在对岸,遥遥相望。

“你说说看……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她神色黯然,连阳光都照不亮她的神情,“糟糕得,谁也不喜欢我,谁也不要我……注定让我第一次,那么悲惨的给了医院……”

慕至北眯起眼,迎着阳光望着她,“你醉了。”

“我没醉……我清醒得不得了……”她叫着,仿佛要将胸腔里的闷气都就此宣泄出来。

“我装来装去,只想让我婆婆满意,可她永远都不喜欢我……何浩昊那混蛋,唔……结婚两年,从来就没把我当他妻子……”

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在阳光下,像碎裂的钻石,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这两年畸形的婚姻生活,也许已经到了她能承受的底线。

慕至北团起眉,没说话。她却伸手一指,直指着他,委屈的控诉,“还有你……还有你!你也是坏蛋!”

“怎么说?”他勾唇,饶有兴致的望着她。

“我都喝醉爬都到你床上了……你都不肯要我……难道,我真的就这么差吗?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一辈子都注定没人要了……”

她难受得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慕至北讳莫如深的眼神看定她,“你喝多的时候,总问人这个问题,还是只问过我?”

这句话对男人来说,根本就是种邀请。这小东西,恐怕一点都不知道。

“为什么你们都不喜欢我?我讨厌何浩昊,也讨厌你!”初夏完全陷在自己的思维里,根本没有仔细去听慕至北的话。自言自语的喃喃着,哪里知道,脚下一滑……

下一瞬,惊呼一声,整个人狼狈的跌进泳池里。

清水一灌,初夏只觉得胸口闷得发疼,忍了好久的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里飚了出来。

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沉下去,可是,很快的……

只觉得腰间蓦地一紧,整个人被一只健硕的手臂揽住,破水上岸。

无力的瘫软在池边上,双腿还陷在水下。浑浑噩噩的睁开眼,只见阳光笼罩下,慕至北正俯首望着自己。

一时,泪眼婆娑。

负气的捏着拳头捶他肩膀,“坏蛋!坏蛋!你们没有一个好人……”

慕至北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纤细的手腕扣住,不由分说压在她身侧,阻了她不安分的动作。

“小东西,你酒品还真的有够差……”

他低垂着头,颊上的水滴恰恰落在她嫣红的小嘴上。

阳光映照下,那双唇一翕一合,越发显得剔透诱人。

呼吸,蓦地收紧。慕至北深邃的眸底划过一丝幽光。水下,他健硕的身躯正牢牢贴着她的柔软,他眯起眼,薄唇缓缓凑近她的,“我要了你,你不要后悔。”

他的声音很轻,初夏听不真切。

下一秒……

却只觉得,唇上一凉。

唇瓣,被冰凉的唇蓦地含住,深重而急切。她迷糊的软软嘟囔一声,只觉得唇间一下子被重重的堵住。

湿滑的舌,窜进了口腔。

那逼人的男性气息直冲而来,初夏更是晕眩。

小手蜷缩着,缩进他掌心里。如扇般浓密的睫毛,脆弱的颤抖。

慕至北只觉得身下的她,像个脆弱得极需要保护的孩子。闷哼一声,本能的将吻越发加深,舌贪恋的卷住她的丁香小舌,和她痴痴纠缠。

“唔……何浩昊……”细碎的呢喃,从那被吻得红肿的唇间渗出来。

慕至北整个人一僵,连唇都僵住。

“不准碰我!不准你碰我!”她迷乱的推他,闭着眼,眼睫上沾染的,不知是泪还是水。

慕至北握住她的手,一点一点松开。

下一瞬,沉目,将她整个人从水池里捞出来,放置在躺椅上。

“苏初夏!”他拍她的小脸。情绪,显得尤其的差。

初夏蜷缩住身子,没有再睁开眼来。

慕至北的手,顿在她脸上。没有继续拍下去,而是改在她脸上重重掐了一把,带点惩罚的意味。

沉下眸子,将迷糊睡过去的她重新抱起来,走进屋子里。

初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

望着那并不陌生的天花板,她揉着发痛的眉心,抱着被子坐起身来。

迷迷糊糊的想到中午在何浩昊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连串事,心里仍旧觉得揪着疼。

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因为自己身上的穿着,吓得后背直冒冷汗。

“天啦!怎么会……”

自己居然穿着一件男款衬衫!

而且……

衬衫下面,竟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无论是胸衣还是底裤!

天啦,她又喝醉了!

而且,醉了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完全不记得了。

“不会真的和他发生什么了吧?”焦虑的揪紧床单,初夏只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环顾了房间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可总不能一直这么窝在床上。

心底权衡了下,初夏硬着头皮,扭扭捏捏的从床上爬下来。

好在,身上的衬衫,很大很长。她的身体又尤其的娇小,衬衫罩在她身上,刚刚好遮住了她的粉-臀。

拉开房间,往厅里走。

宽敞的大厅内,厚重的深色窗帘被拉开,下午的夕阳透过落地窗映照在屋内的地板上。

慕至北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衬衫,交叠着双腿闲散的坐在沙发上。腿上搁置着薄薄的笔记本,他修长的手指偶尔会在键盘上飞舞。

金色的夕阳,斜斜的扫射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俊朗得有些不真实。

“酒醒了?”

不等初夏抽开视线,他便率先从笔记本上抬起头来。

“嗯……你,你都不要上班?”想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衫,初夏整个身子尴尬的贴在墙面上,缩在墙角里,不敢靠近他。

“家里有个酒品极差的小东西在,谁会放心离开?”

所以,他之所以不去上班,是担心她毁了他的家?

“好啦,我知道我酒品是不太好。不过……”她从墙角探出半个脑袋来,瞠目望着他,指控:“无论怎么样,你也不应该趁人之危!你说,你都对我做什么了?”

慕至北只是抬了抬目,又将视线投到电脑上,若无其事的说:“准确来说,不是我趁人之危,而是你借酒装疯。”

“借酒装疯?”她不解的重复这四个字。

“你哭着问我,上次为什么没要了你。”慕至北抬起头来,将初夏惊恐的眼神尽收眼底。他继续:“你真的很遗憾的样子,如果,我再拒绝你……”

“我喝醉了!喝醉的时候说的话怎么能信?”初夏尖叫着打断他。几乎是跳起来冲到他面前,“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是。知道你醒来会是这样的反应,所以……”他顿了顿,“我故意拒绝了你,故意不要你。明白了吗?”

初夏的大眼,一眨再眨。

似乎是在认真想他的话。一会儿又眯起眼,“既然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你为什么要脱我衣服?”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发的细,难为情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

慕至北的视线,这才真正落在初夏身上。

不得不说,女人最性感的时刻,莫过于穿男人的衬衫时。

他的衬衫,还是第一次给一个女人来分享,但……

竟然要命的诱人!

那雪白的身子,曼妙的线条,在薄薄的一层真丝下,若隐若现。

匀称的双-腿,白皙细嫩,暴露在空气里,更是惹人遐想。

慕至北只觉得浑身血液蓦地倒流。

发表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