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午夜请不要梳头[精]

方媛抬起袖子擦着大汗淋漓的额头,在阳光的照射下,美丽的脸庞显得楚楚动人,白皙皮肤透着运动后的红晕,像苹果一样诱人。

坐在地上喘着气,她拿出自带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你们说军训什么时候能结束啊,这也太累了,还不如上课。”

坐在旁边的室友晓兰抱怨着,边说边不停的擦着汗。

“好像还有一周才能结束,没有办法啊,开学新生军训是很正常的。”方媛无奈地说。另外两个舍友董洁和婷婷也默认的点了点头,摊了摊手,表现出了自己的无奈。

“起立,继续训练。”

教官一声令下,大家又只能拍拍屁股,爬起来继续进行这枯燥乏味的军训。

就这样,过了整整一下午。

“铃铃铃。”

大家本来还是无精打采的,当听到了结束的哨声响起后,所有人立马都来了精神,终于可以回去洗个澡然后躺在松软的床上了。

晓兰他们四个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食堂跑,方媛的一头秀发随风飘逸,发色黛青,光滑如丝绸,让看见的女生都生出羡慕嫉妒恨来。

食堂的晚餐不可谓不丰富,两荤两素加一汤,还有四大碗的香喷喷的白米饭,四个女孩大快朵颐着,大概是因为军训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吧,没一会,就吃的精光。

可能是吃的太撑了,四人又来到了操场散步,此时的操场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方媛,你的头发真漂亮,怎么保养的啊?快告诉我。”晓兰嘟着嘴,十分羡慕地把玩着方媛的长发,想要知道有什么方法也能让自己拥有这样一头秀发。

“想要知道吗?就不告诉你。”方媛调皮的回答她,大家嘻嘻哈哈的笑着。

突然,晓兰冷脸镇定的说道:“你们知道有个关于半夜梳头的故事吗。”

在场的人都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期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要知道,晚上十二点人们都睡觉了,人们认为那是鬼魂活动的时间,你若在那个时候梳头,也就是说你在鬼魂刚刚起床的时候梳头,恰好和鬼魂同时梳头,就会碰见鬼。不过,夜晚不要梳头的大部分原因是梳头要照镜子,一般来讲,人把镜子里面的映像看成是另一个世界,梳头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半夜照镜子梳头就会将镜子中的鬼魂给勾出来,人就会被这个鬼魂给害死。”

等她说完,三个人都默不作声,面面相觑。

“哈哈哈,骗你们的,我讲的怎么样啊?”

突然嬉皮笑脸的晓兰,一惊一乍说道,给她们一吓,随后生气的三人在操场上追打着她,想要给她点教训,四人就这样在操场上打闹着。

……

回到了宿舍后,时间已经有些晚了,稍作休息了一会,大家就准备去洗澡了。

“让我先,让我先。”

董洁和婷婷立马拎上了自己的篮子立马冲进了宿舍浴室间。

“喂喂喂,你俩跑这么快干嘛!”晓兰不解的说道,平时十分磨叽的两人今天倒是挺主动地去洗澡。

“我们可不想等到了12点再洗,这可是你说的。”说完,董洁便关上了浴室门。

看她们这样,估计还得洗一会,方媛就先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书来看。

不知不觉中,方媛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一阵阴风从窗外刮了进来,吹起了她的长发。

“嗨,时间到了,到我们了。”

突然一只手拍了下方媛的肩,吓得她一哆嗦,看向身后,原来是晓兰,这时的她已经走进了浴室间,还有已经在床上睡着的董洁和婷婷。

方媛把书合上,收拾好了沐浴用品,无意间看到了摆在桌上的小闹钟,显示的时间是午夜11点半了,忽然想起了晓兰讲的那个故事。

“诶,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这世界上哪有鬼啊!”她摇了摇脑袋,也跟着晓兰走进了浴室间。

砰!

浴室间的门关了起来,晓兰站在旁边低头洗着头发,她今天的动作有点怪,一举一动生硬缓慢,像是个机器。

方媛没有注意,按了下洗发膏,用手搓了搓,闭着双眼抹在了头发上面,洗发液顺着她柔顺的头发上滴落下来。

“方媛,你的头发好漂亮啊!给我可以吗?”晓兰在旁边发出低沉的声音问着她。

“什么?头发?这可是天生的啊!我倒是想给你呀,哈哈哈!”方媛得意地笑着,打开水龙头,热气充满了整个浴室间,她隐约听见晓兰说了句“真的吗?”。但此时热水淋了她一脸,她没有回答,只好点点头。

洗着洗着,突然有一股铁锈般的味道刺激着方媛的鼻腔,让她感到些许的恶心,想要吐。

“晓兰,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啊?”

等了好长时间,并没有人回答她。

“晓兰?”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这让她很是奇怪,她小心翼翼的擦了擦眼边的泡沫,眯了一条缝。

“啊!”

她吓得倒在了地上,刚刚她的旁边,是一个满身鲜血的女人,用恶毒又贪婪的眼神看着她,而且那个莲蓬头里面喷出的不是水,而是血。

可是再等她一看,哪里有什么,并没有带血的女人和喷血的莲蓬头,旁边也压根就没有人。

难道是自己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吗?

方媛缓缓的挪动到了莲蓬头下面,内心充满了恐惧感,可确实什么都没有,难道刚才一切都是假的吗?

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吧!

她又继续洗了起来,之后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再发生过,只是晓兰不见了,估摸着她洗好了就出去了吧。

方媛舒舒服服洗完澡出了浴室间,走到镜子前,拿毛巾擦拭着自己柔顺的头发。

“咦!我的梳子呢?难道忘记拿了吗?”她的余光扫到旁边洗手台上,看见那里有把红色的木梳,也不知道是谁的。她没有多想,寝室里大家都很要好,用一下也没什么。

这样想着她拿起梳子开始梳头。

咚——

不知道哪里传来钟声,敲了十二下,预示着已经午夜十二点了,方媛停下手上的动作,向自己的周围看了看,没有什么异样。

当她转头想继续梳头的时候,镜子里的她,却没有动。

她愣了半天,终于发现镜子里的她,拿着正在滴血的木梳在恶狠狠的盯着眼睛,随后用木梳插到了头皮,慢慢的划着,划着……

啊!啊!啊!

方媛惊恐地放声尖叫,扭曲尖利的声音在宿舍楼里回荡,却没有惊醒一个人。

早上,晓兰揉着眼睛往浴室走,才到门口,一阵血腥味扑面而来。

血水从里面慢慢地流淌出来,方媛躺在血泊之中,她手里拿着一把颜色鲜红的木梳,头皮已从她的头上生生脱落,那头秀美的长发早已不翼而飞。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