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单身狗的执念

狭小的病房内飘散着刺激的消毒水味,仪器屏幕上的线条经过几番挣扎终究还是变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站在病床旁的医生发出一声叹息,摆手命令身边的护士将其盖上白布并且运走。

“真可惜,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

“可不是吗?而且我还听说啊,这胖子从入院到现在都没有女的来看过他!”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他长得那么丑,还胖,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呢……”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501号病房的活干完了吗?还有闲空在这里聊天?”突然,一个护士长走过来打断了这两名年轻护士的谈话,年轻护士在护士长的训斥下立刻回到自己的负责区域。

从此以后,医院里便再也没有人想起这个死于癌症的丑胖子。

阴曹地府下,诸泽磊一脸茫然地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鬼门关”三个大字,上空传来凄惨尖厉的呻吟声让人感到头皮发麻,除此之外,诸泽磊还看到一些凶神恶煞的怪物穿过大门和他擦肩而过……而这一个个诡异的画面,都无一告诉着诸泽磊一个消息——他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他这是……死了吗?

诸泽磊心里默默想着,抬起双手用力地握了握,他发现除了肤色有些奇怪外,其他的似乎都一切正常。

诸泽磊正在出神之余,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被其他东西扯了一下,诸泽磊条件反射地向后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一看,差点把诸泽磊吓破了胆。

“眼睛瞪那么大,是没见过美男子吗?”白无常左摇右晃着嘴里的长舌头,几乎贴在诸泽磊面前自夸道。

黑无常一把拉开两人的距离,嫌弃道:“说什么废话呢?赶紧办正事,要是又被这人给跑了怎么办?你拿什么和阎王交差?”

白无常吐着大舌头,用铁链指了指地上说道:“怕什么?这人已经晕过去了,我们直接把人带回不就行了吗。”

黑无常闻言一愣,立刻顺着白无常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那个原本还站着的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两眼翻白,一动也不动。

等诸泽磊再次朦胧醒来时,慢慢爬起身,发现自己好像又换了个场景。人还处于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这时头部上方乍然响起了一道重物敲击声,诸泽磊猛然抬起头,待看清了面前场景后,又差点昏厥了过去。

“给我阻止他晕过去!”阎王一看情况不对,赶紧站起身,指着快要晕倒的诸泽磊大声吼道。

诸泽磊身后的黑白无常立刻领命,一人一个哭丧棒猛地向诸泽磊弹性十足的屁股砸去,疼得诸泽磊瞬间清醒,哆哆嗦嗦抬头看着面前的阎王。

“你,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吗?”阎王撑桌缓缓坐下,盯着诸泽磊威严道。

诸泽磊咽了咽口水,颤声说:“知道……因为我死了……”

“那你又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进入轮回吗?”阎王的回音飘荡在地府上空,其中的恐吓力不言而喻。

诸泽磊抑制住想要逃跑的欲望,艰难地摇了摇头。

阎王拿起板子一拍桌道:“你不知道就对了!你知道才怪呢。”

话音刚落,一大堆草泥马瞬间在诸泽磊心中狂奔而过。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诸泽磊不禁怀疑这个阎王是不是吃错药了……

或许收到了黑白无常的提醒,阎王收敛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你在世上的执念太深,进入不了轮回,万物皆有情,以诸欲因缘,自作自受,轮回转不已,若你要逆天行道,长久徘徊在此,终究会受到制裁……”

诸泽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道:“我的执念是什么?”

“你这都需要问我吗?”不知为何,诸泽磊好像从阎王的眼中读出了满满的嫌弃。

“直白的说,你因为生前还是一条单身狗,所以心有不甘,因此产生了执念。”

诸泽磊惊讶道:“就这一点想法就成了执念?”

“那是当然,只要在死前出现的最后一个愿望都可以称之为执念,若你抱着执念被强迫轮回转世,我想倒霉的可能就是你的下一世,我这也可能会被搅得……”阎王感觉自己好像扯的有些远了,顿了一下拉回话题道:“世道轮回,因果循环,行善积善,才可得善,遇善,你生前没有犯过滔天大罪,还时常帮助路边的小动物,这也算是行善……我会给你一百天的时间,让你回到原来的世界消除你自己的执念,若你在一定时间内不能达成目标,等待你的便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谁也救不了你。”

诸泽磊听后愣了愣,片刻喜出望外道;“你是要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去谈恋爱吗?”

阎王说:“你执念太深,他人难以干涉,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要你一人承担解决,当你的恋爱甜蜜指数达到百分百时,你的头上会有亮光提示,这就代表着你已经完成了任务,这个时候就可以回来轮回转世了……等下你跟着黑白无常,他们会带你到应到的地方。”

诸泽磊还想问些什么,后领就突然被人拽起,不等他反应过来,一眨眼间诸泽磊就已经重新回到了鬼门关面前。

白无常松开诸泽磊的后领,吐着舌头说道:“时间紧迫,好好上路吧……哦不,应该是回去吧,时间计时已经开始了。”

语罢,白无常怪异地咯咯笑了几声,在诸泽磊开口之际猛然伸手一推,诸泽磊的身体瞬间往后倒去,耳边只听到白无常一声幸灾乐祸的“祝你好运”,便眼前一黑,然后失去了知觉,脑袋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诸泽磊幽幽从黑暗中醒来,盯着白色天花板怔怔发呆。

他回来了……死亡的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诸泽磊不能忘记他死掉的事实,刚刚的经历宛如一场梦,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世上真的存在着阴曹地府,更没有想到阎王会放过自己一码,把他重新安排到阳间上面来。

如果他重生了,他是不是可以改变一切,把之前所有的遗憾都弥补回来?

比如他在那天电视上看到了六合彩的中奖答案……

诸泽磊皱眉强撑起身,或许是睡太久的缘故,诸泽磊只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痛,四肢乏力,身体沉重。

“这是……哪?”诸泽磊一脸懵逼地看着周身的陌生环境,这不是他的家啊?那白无常是不是把他丢错地方了,而且……

诸泽磊低头突然看到胸前微微凸起,心中瞬间升起不详之感,他咽了咽口水,颤抖抬手缓缓按向那个凸起的地方,当弹性柔软的触感霎时遍及到整个手掌心时,空气突然安静,片刻后整个房间立即响起了尖锐的爆粗声。

“我靠我靠我靠!!!这是啥?这是啥!什么鬼玩意,噢我的天,好软啊!就像是欧派一样?!”诸泽磊脑袋混乱地使劲蹂躏着自己的胸部,这冲击力过猛一下子把诸泽磊撞得神志不清,过了一会儿稍微冷静听清自己的说话后,内心的情绪风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靠!”

话音刚落,房间的大门瞬间被人撞开,一个头染金发的女人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床上风中凌乱的诸泽磊,大步流星走到诸泽磊的面前,操起床下的枕头反手就给诸泽磊接头一棒!

“一大早的你发什么神经啊?你要鬼哭狼嚎到外面去!老娘还要睡觉呢!”

诸泽磊的后脑勺磕到坚硬的床头,瞬间疼得眼冒金星,等看清了来人,诸泽磊立刻裹紧自己的小棉被,想到阎王的话,把金发少女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紧张问道:“你、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哈?”金发少女呆怔片刻,一脸狐疑看向诸泽磊,用手指头点了点诸泽磊的脑瓜子道:“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需不需要我给你拨打120?你失恋了别移情别恋到我这,我可不是拉拉!”

诸泽磊结巴道:“拉、拉拉?”

金发少女两手插在纤细的腰上说道:“不懂吗?女同性恋啊?”

“女同性恋!!”诸泽磊惊恐出声,吓了少女一跳,“喂!你干嘛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难道你对女同性恋有意见吗?”

诸泽磊在金发少女的嚷嚷中跌落下床,连滚带爬地跑到一面镜子面前,两手紧紧贴着冰冷的镜面,看清了自己的身体后脑袋犹如劈下晴天霹雳,把诸泽磊雷了个外焦里嫩。

看到诸泽磊一脸呆滞的模样,身后的金发少女真的不禁为她好友担心了起来,走到诸泽磊的身后轻轻拍了拍,犹豫道:“那个男人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这世上好男人有的是,你又何必纠结这一个呢?放开点吧,不要再悲伤于过去了。”

诸泽磊缓慢转过身,双手握住了金发少女的手,哭丧着脸道:“请你告诉我我是在做梦对吗?”

“……不是,你昨天的确是失恋了。”

“这个身体真的是我的吗?”

“……我看我还是帮你打120吧。”

“……”

鸡飞狗跳地闹了一个上午,诸泽磊终于弄清楚了状况。

诸泽磊现在附身的原主叫周蕾,是个女人,身材窈窕五官秀丽,昨天才刚刚经历失恋,然后酒醉了一宿后人就变成了诸泽磊。

坐在自己面前翘着二郎腿的金发少女是周蕾的闺蜜张欣欣,因为担心周蕾失恋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而主动要求住在周蕾的屋子里,最后事实证明她的想法的确是正确的。

诸泽磊怔怔地喝着张欣欣倒的水,现在恨不得把黑白无常给揪出来,质问他们为什么会把他变成一个女的?说好的重生呢?!难道这就算是重生了吗?自己的恋爱怎么办,难不成还要用这个女身和自己谈,开什么国际玩笑?!

送走了闺蜜,诸泽磊独自待在房间里思考接下来的计划,当下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局面,若再自欺欺人不免显的有些可笑,因此他在日历上特地标注了一百天的倒计时,时刻提醒自己时间有限。

从这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是诸泽磊了,而是周蕾。

第二天,周蕾穿着短裤捧着泡面,屈膝坐在旋转椅上,登入了电脑上最近最火热的游戏界面,重新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按照自己平时的尿性,过去的自己不是玩游戏就是追番,长年闭门不出,简直是比肥宅还要肥宅,比咸鱼还要颓废。

看如今的时间点,他的癌症已经属于晚期了,但还没有完全发作,要想在外面碰到肥宅的自己,除了发生特殊的意外,想要做到这一点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上门亲自拜访又显得有些突兀,难免会被人怀疑居心不良。

所以周蕾把自己的目标放在了自己曾经通宵达旦玩耍的游戏上面,从这里作为突破口,强行加入自己过去的生活。

周蕾也考虑过让其他人代替自己和诸泽磊谈恋爱,毕竟和自己谈恋爱这种未免太过古怪,几乎闻所未闻,但是,她的时间只剩九十九天,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并且恋爱甜蜜指数达到百分百,这听起来似乎是不可能完成任务。更何况,诸泽磊已经是不可控制因素了,她不能完全保证能明白自己过去的想法,如果再加上其他不可控制因素,周蕾估计自己最后可能真会迎来魂飞魄散的结局。

死亡一次已经够恐怖的了,如果还要魂飞魄散,那他宁愿放手一搏,让过去的自己对她死心塌地,难舍难分。

成功登陆了游戏初始界面,周蕾就迫不及待地在寻找好友那输入了原来自己的游戏名,并且抛过去一个大神求带飞的好友添加请求。

周蕾才扒了两口泡面,屏幕上立刻显示出新消息,周蕾暗戳戳地点开,果不其然地诸泽磊同意了自己的好友请求。

诸泽磊发来消息:“你是萌新?”

周蕾吃了一口泡面,打字回道:“不算是,我原来的号被人盗了,这是新注册的。”

磊神:“你怎么找上我的?”

周蕾勾起唇角,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你玩游戏厉害,在我们这个服务区内赫赫有名,我想找你带我可以吗?我很乖的,你应该不会嫌弃吧?”

过了好一会儿,磊神回道:“我没有带过人打游戏。”

小蕾蕾:“好巧,我也没有被人带过打游戏,你和我真有缘分,以后还请多多包涵了,大神。”

磊神:“……”

勾搭目标,计划成功。

接下来的十天内,周蕾和诸泽磊夜以继日地开黑游戏,两个人过着如同废人一般的生活,除了吃饭洗澡睡觉,其余时间全都贡献给了令人痴狂的游戏。在这时间里,周蕾凭借着过硬的操作水平,很快就获得了诸泽磊的欣赏,他由最初的不太情愿到积极主动,都让周蕾备感欣慰。随着话题的增加,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谈话因为拥有过多的共同爱好而变得愈加融洽。诸泽磊甚至激动地告诉自己,他仿佛找到了一名知音,坐在电脑面前的周蕾看到这句话,只能无奈苦笑。

之前的他因为内向的性格,朋友少之又少,毕业后他孤身一人来到新城市打拼,本以为这将是一场新的开始,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外貌原因导致面试频频失败,最后心灰意冷的他缩在了出国亲戚提供的屋子里,仅靠着父母寄过来的生活补寄和自己做PS赚的小费勉强度日。在他生病住院的期间,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不想让他们难过,所以独自承担着这一切,虽然最后因为医疗费问题而不得不找上父母,但当时的他其实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看到以前的自己,周蕾不由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感觉,这人就像傻子一样,只是因为有个和他志同道合的网友,就能兴奋成这样,她以前过得就那么惨吗?

窗帘将明媚阳光和喧嚣世界隔绝在外,只留下屋内昏暗的寂寥,房间里断断续续传来清脆的键盘敲击声,显得孤独又安宁。

忽然,一个惊天动地的踹门声瞬间打破了这份宁静,周蕾感觉桌上的泡面微微摇晃,忽觉身后有一阵风刮来,慌忙转头,紧接着那张花季脸庞陷入了一个柔软物体,连身带椅三百六十度旋转,遭受到了过强有力的袭击。

这女的是有暴力倾向吧!

“我的天,这是垃圾场吧!”张欣欣把枕头扔到一边,一屁股坐在还有点空位的椅子上,诸泽磊捂着发晕的脑袋看了看,小声嘀咕:“我觉得不会很乱啊……”

张欣欣没有听到周蕾的话,眼尖看到电脑聊天记录惊奇问道这是什么。

周蕾急忙偏身挡住,但依旧阻止不了张欣欣看得一清二楚,张欣欣瞬间眉欢眼笑说道:“哎哟,几天不见没想到你又勾搭上了一个,厉害厉害,小的实在是佩服佩服。”

周蕾皱了皱眉头,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身体原主人的性格和作风,“听你这么说……之前我很嗯……风流吗?”

张欣欣奇道:“怎么突然这么说?”

周蕾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你刚说了,又勾搭上……”

张欣欣噗嗤笑出来,说:“想啥呢?你也就勾搭上上一个而已,不过……如果你偷偷背着我在外面混的话,那也是有可能的。”

“可能吗?”周蕾突然紧张,她可不想在做任务的时候受到这身体主人和以前有瓜葛的人的影响。

张欣欣沉默片刻,豁然说道:“怎么可能!你那么笨,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在情场上失败。”

周蕾无奈发现周蕾的闺蜜说话直来直往,很容易戳到人的短处,幸亏现在控制这副身体的不是真的周蕾,要不然,呵呵……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被张欣欣瞧见自己和男性聊天是件很无奈的事,在张欣欣的八卦面前周蕾也懒得辩解,直接把诸泽磊说成了自己的新男友。

虽然现在还没确定关系,但为了她下一世的前程,就算不是也必须得是了。

这个消息把张欣欣弄得老激动了,犹如自己的女儿找到了夫君般,二话不说,严格督促周蕾把房间立刻收拾地一干二净,还拽着周蕾出门逛街大采购,晚上回来后又继续研究化妆和保养。

周蕾前世身为男性,怎么可能分辨地出口红的全部色号,当张欣欣将所有口红放在她的面前时,除了个别颜色特别明显的,周蕾始终认为所有口红皆为红色。在说出这个答案时,张欣欣直接被气了个半死,指着周蕾大喊说是假女人。经过多次无果教学后,张欣欣终于放弃了周蕾这个无用学徒,随便甩了个适合的口红色号,便草草结束了今天的化妆教程。

深刻了解到周蕾对女人这方面了解的严重不足,第二天张欣欣风风火火跑到周蕾屋子,立即展开了第二轮教学。

这样的魔鬼训练一直维持了一个星期,颇有成就感的张欣欣终于满足离开,周蕾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欲哭无泪地抬手看着好闺蜜给自己画的美甲,强烈要求阎王把自己变回男性。

做女人实在是太累了!

这些化妆穿搭玩意简直比学奥数还要困难!

夏风穿过窗棂吹入屋子,闭上眼,仿佛看到了旷远的天穹,翻滚的流云,葳蕤的绿叶,以及地府下凶神恶煞的阎王……

刹那间,周蕾猛然睁开双眼,立刻想到自己最近被张欣欣牵着鼻子走,反而忘记了电脑另一端的诸泽磊。

周蕾爬滚起身,迅疾坐到电脑面前,打开游戏,立刻点击诸泽磊的游戏头像和对方进行了寒暄。

令人欣慰的是,诸泽磊很快就回复了信息,而且表达的语句之间还带有一点儿小欢喜。

如今周蕾看到这样的诸泽磊,突然感慨自己活像诸泽磊的爸,才几日没有联系,就被这个傻儿子牵挂地快要哭了。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他就是那个本人。

周蕾拐弯抹角地把话题引到了网友见面上来,说谎称言自己朋友零时有事送了自己两张游乐场的门票,并且主动出击邀约诸泽磊在他们附近的游乐场上见面,

为什么不是当天到游乐场买票,原因很简单,除了考虑到诸泽磊的自尊问题,这具身体的主人比较有钱,而诸泽磊却是个穷鬼。

就算他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但他也要节省自己的财富资源。

在周蕾把这消息发送出去了之后,电脑屏幕上迟迟没有收到对方的答复,周蕾很清楚自己的脾性,气定神闲看了会小说。在夜渐深时,周蕾没有傻傻守在电脑面前等待对方的回信,而是直接抛下可能失眠的诸泽磊,美美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洗漱,吃早餐,看会电视,所有步骤有条不絮进行完,周蕾才慢慢走到电脑面前打开游戏。当她看到信息回复称说同意后,笑容渐渐爬上了周蕾的脸庞。

周蕾很贴心地给了诸泽磊三天的准备时间,如今日历上已经过去了十二天,周蕾在闺蜜的协助下,精心打扮出现在了游乐场的正门门口。

亲眼所见诸泽磊身穿休闲装,平时黑泽油滑的发型也被打理地井井有条,手捧鲜花正一脸困窘躲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寻找自己的身影。

周蕾绕有兴趣地看着过去的自己,难以置信这个傻傻的胖子竟会是以前的自己。

虽说第一次和自己见面的感觉非常奇怪,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也很有趣。

周蕾悄无声息走到诸泽磊身后,在其宽厚多肉的肩膀上重重一拍,吓得对方犹如一只肥硕的仓鼠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惹得周蕾捧肚哈哈大笑。

游乐场里,两人苍白着脸抬头仰望着呼啸而过的过山车,人们凄厉的尖叫声几乎震破周蕾的耳膜。

很快,负责过山车的工作人员打开小门,对周蕾和诸泽磊以及后面一群人大声喊道:“下一批。”

后面的人纷纷上前,周蕾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转头看见诸泽磊纹丝不动地杵在原地,尬笑道:“你还打算坐吗?”其实不坐也可以的。

诸泽磊刚想说话,这时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并且催促二者快点上来。在两个人的热情注视下,本想逃跑的诸泽磊忽然改变了注意,他咬一咬牙,猛地拉过周蕾的手臂,毅然决然道:“上!”

几分钟后,过山车附近的厕所便多了两个呕吐的人。

……

鬼屋内,周蕾身上挂着肥胖的诸泽磊艰难拖行,空荡的通道内阴风阵阵,暗红的装饰灯光从上泻下染红了整片大地。

周蕾气喘吁吁地挪动步伐,本来也同样害怕的她碰上难缠的诸泽磊,一瞬间将胸中的恐惧化成了熊熊怒火,恨不得将这头被吓破胆子的猪狠狠扔下去!

周蕾抑制住内心的怒火,上气不接下气道:“你不想玩就别玩啊,我不会笑你的!”

“不行!那是我男人的尊严!”诸泽磊颤抖着身体倔强道。

周蕾眼眸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气急反笑道:“你告诉我你现在是在维持男人的尊严?诸泽磊,你给老子从身上滚下去!”

忽然,诸泽磊慌张道:“等等!我自己下去你别拽我脚!”

空气一瞬间安静,周蕾张了张嘴,半天才喊出话来:“我没动你……”

诸泽磊的身体瞬间僵硬,全身的血液似乎凝结。诸泽磊的脚踝上的冰冷手掌慢慢上爬,慢慢地也触碰到了周蕾的小腿。两人惊恐的目光不期而遇,急促喘息了片刻后,诸泽磊猛然从周蕾身上跳下,拼命甩脚大吼一声后,拦腰扛起还没反应过来的周蕾立刻拔腿就跑。

十几年没有运动过的胖子在这一刻终于被激发了身体的无限潜能,在他力量拼劲的最后一秒,诸泽磊小腿抽筋带着周蕾狠狠摔在了鬼屋出口前几米的距离,瞬间引来了附近扮演鬼怪的工作人员的热切问候……

周蕾和诸泽磊心力憔悴地靠在公园长椅上,抬头仰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

“喂,你没事吧……”周蕾微微偏头,对旁边的诸泽磊有气无力道。

诸泽磊扯下盖在脸上的湿纸巾,喃喃道:“我还活着……”

“……”

周蕾斜眼看了看诸泽磊头顶上的恋爱甜蜜指数才到达了百分之五十,不由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板强打精神道:“我们要不去玩下一项吧?”

“什么?”诸泽磊的声音微微颤抖,像是一只弱小无助的胖鼠,周蕾听后暗自叹息,犹如面对儿子般柔声安慰道:“放心,我们这次不玩恐怖刺激的游戏了,有趣又安全的旋转木马才是属于我们的专场!”

周蕾在心中无声呐喊,只要你不再为了彰显男子气概而去作死就什么都行!

这次主意毫无疑义,两人一拍即合,当即起身快速走向温馨的旋转木马。在那里,两人自动忽略了家长和小孩投来的异样眼光,强行霸位了一整个下午,灿烂地笑着宛若两个大龄的痴傻儿童。

回来后,在周蕾的甜言蜜语下,诸泽磊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周蕾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

在往后的甜蜜三十天内,周蕾和诸泽磊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周蕾就像是看护自己的孩子一样,无时无刻细心照顾着脆弱的诸泽磊。

当周蕾的闺蜜张欣欣看到浑身肥硕的诸泽磊后,一脸下巴掉地的模样,连忙扯过周蕾询问她是否在开玩笑,周蕾看着张欣欣笑笑不说话,转身走到诸泽磊的身边在其脸上轻轻印下一吻,惹得诸泽磊瞬间满脸通红,张欣欣犹如晴天霹雳。

这是我的儿,掌控着我的生死,她能开玩笑吗!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诸泽磊头上的恋爱甜蜜指数也在逐步上升,虽然他们的恋情十分稳定,但在交往的途中也并非是一帆风顺。

他们携手走在路上,因为二者的身形和面貌差异过大,时常会引来周身人的无声嘲笑。在这个时候,周蕾能感觉到诸泽磊的自尊心明显受挫,如果不是有周蕾在一旁加油安慰,可能这只刚沐浴在太阳底下的仓鼠又要躲回自己的笼子里去了。

或许是为了自己不被看轻,也或许是为了周蕾不再被人嘲笑,诸泽磊某天突然像是打了激素一般,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表,不仅咬牙办了一张健身卡,还开始改变之前的不良作息,着力于减肥计划。

周蕾远远看着健身房内汗如雨下的诸泽磊,内心缓缓流淌过一股暖流,鼻子一酸,心想他的儿终于长大了。

多么努力的人儿啊,多么憨厚的胖子啊,白白胖胖的那么可爱,之前不喜欢自己的果然都是眼瞎了!

……

天气渐渐微凉,某天洗澡出来的周蕾翻开日历,骤然发现剩余的日子还剩不到五十天了。

在这段时间里两个棘手的麻烦赫然接踵而来,打了周蕾个措手不及。

不知在什么时候,周蕾某日发现诸泽磊头顶上的恋爱甜蜜指数显示到了百分之八十,便再也没有了上升的轨迹。

而且,往昔潜伏在诸泽磊体内的病毒终于在一夜间爆发,无论诸泽磊之前多么努力强身健体,多么竭力控制饮食,可依然逃不过厄运的降临。

昏迷后的诸泽磊被急送进了医院,周蕾也阻止不了醒后的诸泽磊了解真相。当周蕾拿着水果推门而入时,病房内的诸泽磊呆呆坐在病床上,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几日前还哈哈大笑的小胖子在这一刻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沧桑老人,昔日的音容笑貌在他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蕾小心翼翼地坐在病床边,轻声询问诸泽磊是否要吃苹果?可床上的人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空气里一片寂静。

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周蕾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快速找了个借口走到窗户边开窗透气。

周蕾看见诸泽磊这副消极的模样,不禁联想到自己以前所经历的一切。

她以前哪有现在的诸泽磊那么好啊,还有人陪,当初因为自己的样貌和外型,除了主治医师和照顾她的护士外,便没有其他人会特意留意他了。

他与空气融为了一体,无人问津,外面的喧嚣世界都与他无关,每天小小的乐趣除了窗外驻留的麻雀,便是数着自己剩余的日子。

如果下辈子不再为人,他是不是就可以没有那么多的烦恼,生活就可以无忧无虑了呢?

周蕾看着窗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背后一个声音突兀响起,“你难受吗?”

周蕾愣了一下,转身看向诸泽磊,“什么?”

诸泽磊怅然一笑,“你应该很难受吧,跟我在一起不仅要面对流言蜚语,现在还要陪伴一个被病魔纠缠的病人。”

周蕾没有愤怒,也没有感到厌恶,她轻声叹息走回诸泽磊的床边,捧起他的憔悴的脸庞,眼睛直视对方的瞳孔说道:“现在和我说这个想干什么呢?哦,让我猜猜,你下一句是不是想说‘我们分手吧’?”

“你!”诸泽磊讶异地看着周蕾,显然对她不按套路出牌感到十分烦恼。

周蕾身体后倾,两手撑在身后,歪头看着诸泽磊说道:“泽磊,实话告诉你,在这个世界除了我便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你了,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你曾经说过我们是知己,是亲人,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诸泽磊说:“为什么?”

周蕾笑了笑,点了一下诸泽磊的额头,“因为我们曾经是一样的人,既害怕死亡也害怕活着的人。”

严格的说,这是她第二次直面面对自己的死亡,如果诸泽磊不能够振作起来,等诸泽磊走了后,下一个便是轮到自己了。

看到诸泽磊不解的神情,周蕾轻轻拿起诸泽磊的手背拍了拍,“不懂吗?不懂就对了,这个世界总是那么多莫名其妙,太过认真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所以你放宽心,振作起来,一个病魔就可以把你击垮,你之前的男子气概都到哪里去了?被狗吃了吗?”

“如果你觉得一无所有好过现在有我这个女友的话,我可会把你胖揍一顿的,是我选择了你,你不用感到自责,更何况我也根本没有怪你,你总是有这个坏毛病,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到自己身上独自消化,泽磊,你知不知道,人就算是个容量瓶,装的太多了也是会爆炸的。”

诸泽磊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这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对死亡,当他第一次亲耳听到自己的死亡通知后,那种彷徨和无助,让他瞬间感觉没有了未来,现在听了周蕾这一番话,原本沉重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点,“如果我……你该怎么办?”

周蕾轻轻抱住诸泽磊脆弱的身躯,喃喃道:“能怎么办?就这样咯,以后的事情你不用想,只要享受当前就好了,放心吧,没有你我照样可以过得好好的,但是现在你必须答应我要积极治疗,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就当做是补偿我的礼物,你在以后的日子要记住,有我在,你不会孤独……”

或许是那天的话起了效果,原来停滞不前的恋爱甜蜜指数隔日忽然发生了松动,又开始渐渐往上爬。

日子还剩下二十天,诸泽磊头顶上的恋爱甜蜜指数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五,诸泽磊因为要做化疗而掉光了头发,周蕾为了抚慰诸泽磊受伤的心情,特地买来了以前梦寐以求的角色的假发。

日子还剩下十天,一天醒来后的诸泽磊告诉周蕾他梦到了黑白无常,告诉自己他们很快就会来接自己,周蕾表面上柔声安慰,暗地里把这两个搞事的家伙骂了个遍。

日子还剩下一天,恋爱甜蜜指数百分之九十九。

“小蕾,我好累……”

“累吗?但是现在还不能睡呢。”

“……为什么?”

“因为我有东西送你。”周蕾抬起诸泽磊的手指,套上了一枚粗糙的手工戒指,“它会永远陪着你……”

恋爱甜蜜指数达到百分百。

回到了地府,阎王看着重新返回的诸泽磊点点头,笑呵呵道:“你完成的很好,可以去轮回了。”

诸泽磊转身离开前,突然顿步回头问道:“大人,在我轮回前可不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呢?”

阎王奇道:“什么愿望?”

诸泽磊咬牙切齿道:“我要揍差点毁我大事的黑白无常。”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