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夺命洋娃娃

林慧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这是她结婚半年以来天天在做的一个噩梦,醒来以后就觉得害怕,但是梦中的细节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林慧醒来后发现自己坐在马桶上,她也很惊讶,自己什么时候来蹲的马桶,一点印象都没有。

林慧走出了洗手间,她听见卧室里传来了打情骂俏的声音。

自己还在家,老公竟然把外面的野女人领到家里来,这也太过分了。

卧室的门开着,林慧气冲冲的闯了进去,她看见老公正忘情的和一个女人缠绵。

林慧气坏了,她发了疯般的扑了上去,她要看看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是谁,她要撕烂这个女人的脸。

就在这时,女人扭过头来看着林慧,一脸放荡的表情。

林慧伸出去的手僵住了,她感觉这瞬间全身的血液都静止了。

林慧看清了,和老公在一起的女人就是自己。

林慧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自己,我以为是哪个野女人……。

不对,我这不在旁边吗?如果那个女人是我,我又是谁?

想到这里,林慧害怕了,她要把他们俩分开,于是就冲着他们大声喊叫。

老公好像听不到她说话,林慧就急的用手去抓他们,可是她的手什么都触碰不到。

林慧只能是干着急,她什么都做不了。

床上的女人推开了老公,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慧,脸上依旧带着笑,只见她慢慢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林慧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不明白为什么出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而自己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林慧越发的恐惧起来,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掐自己。

这时林慧突然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来,她看见躺在床上的女人双手越掐越紧,脸上的青筋暴露,脸色憋涨的通红。

林慧双手挣扎着,试图阻止她这样做,她的手什么都碰不到,慢慢的,林慧失去了知觉。

“嘿嘿嘿!醒醒,醒醒,怎么啦?”林慧在老公的剧烈摇晃中醒了过来。

“你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差一点被自己给掐死,幸好我还没睡,要不然你的小命就没啦。”

林慧深吸了几口气,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老公用毛巾擦着林慧脸上的汗水,林慧还没有回过神来。

刚才到底是不是在做梦,感觉太真实了,太恐怖了,林慧没有跟老公说,怎么说,说了他也不会相信。

林慧早早地就起来了,也可以说她被吓醒之后一直都没有睡。

也许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林慧的心情很差,总想莫名其妙的发火。

林慧渐渐感觉到最近自己确实不对劲,做菜喜欢放糖,以前不喜欢吃甜食;现在做菜也喜欢放辣椒,以前自己是不吃辣的;以前自己每天晚上睡觉前洗澡,现在早晨也要洗一次。

老公也觉得我变了,现在做的饭比以前好吃多了,菜更合他的口味了。

白天老公说我的脾气越来越大,像个怨妇,晚上又温柔又放荡,每次都要两三回才肯罢休。

林慧回想着半年来自己的变化,总觉得有两个自己在身体里,难道自己得了精神分裂症。

林慧害怕的拿起了电话,她要打给闺蜜。

“喂,韩欣,我最近心里很烦,还老做噩梦,疑神疑鬼的。”

“你不会是更年期提前了吧?这也太早了!”韩欣笑着说到。

“你才更年期呢,你再气我不理你了。”

“好好,不气你了,我中午去你家蹭饭,给你送几盒安神的药。”

“太好了,我们好久都没有见面了。”林慧放下了电话。

中午,林慧特意做了几个好菜,有糖醋里脊,拔丝苹果,香辣牛百叶,辣子鸡,还有麻辣小龙虾。

“不错嘛林慧,你手艺见涨,这都是你做的?”韩欣的看着这些菜,忍不住下手拿了一块糖醋里脊就塞进了嘴里。

“馋猫,你洗手了吗你就吃?”

“哈哈,好吃,色香味俱全,你的手艺都比上大厨了。”韩欣说着就去了洗手间。

“按照你告诉我的症状,我特意找专家给你开了几盒这个药,安神效果特别好,专家说了,你就是没睡好,白天容易疑神疑鬼,焦虑引起的,调理调理就好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吃一顿。”韩欣把拿来的药递给了林慧。

你还别说,自从林慧吃了这个药,晚上睡得踏实了,都是一觉到天亮,白天心情也没有那么烦了。

林慧发现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光滑细腻,比结婚以前更漂亮了。

只是老公比以前消瘦了好多。这天中午,老公躺在床上睡午觉,林慧忍不住的心血来潮,挤骚弄媚的挑逗着老公。

“哎呀,你烦不烦,我睡觉呢,没空搭理你。”老公不为所动。

“老公,人家想要吗,快来。”

“来什么来,你要的这么勤,谁受得了。”老公不耐烦的说到。

林慧一听就生气了:“我哪要的勤了,我们好久都没有那个了。”

“你放屁,”老公蹭的坐了起来:“天天晚上你对我是死缠烂打,没有两三次你都不消停,我已经尽力满足你了,你现在变本加厉,中午也想要,给条活路行不行,我都瘦成啥样了。”

“我……,那个不是……我……。”林慧听老公这么一说,她想起来那晚的恐怖经历,她明白了老公日渐消瘦的原因。

林慧感到了莫名的恐惧,自己的身体夜夜和老公缠绵,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林慧一直纳闷,每天都是早早的睡下,一觉睡到天亮,为什么早上起来还是腰酸背痛,现在终于明白了。

林慧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白天也要睡觉,总感觉睡不醒。

终于有一天,林慧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洋娃娃,而这个洋娃娃就是韩欣送给自己的结婚礼物。

这时,自己从门外走了进来,不对,她已经不是自己了,只是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别人占据了。

林慧想喊又喊不出来,她只能用愤怒的眼睛瞪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笑嘻嘻的看着她,说出了一句让林慧绝望的话:“林慧,你没有想到你会有今天吧,我可是一直惦记着你,我是谁,我想现在也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多么熟悉的声音,是杨蕊的声音,林慧最好的闺蜜,也是陪伴老公三年大学生活的恋人。

陈鹏是林慧的老公,在大一时,杨蕊和陈鹏就相爱了,陈鹏很帅气,一表人才,又是学霸,家境殷实。

杨蕊容貌清秀,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也是优等生,而且多才多艺。

可以说他们俩的结合是大家羡慕的对象,经常在校园内外看见他们俩的声音,相依相伴,如影随形。

在学校林慧、杨蕊、韩欣她们三人是最要好的闺蜜,平时生活不分彼此,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林慧在大一时也谈了一个男朋友,人也不太帅,学习一般,家在农村,条件也不好,但对林慧却爱的死去活来。

平时陈鹏处处细心的呵护着杨蕊,在食堂打的饭菜都是杨蕊爱吃的,买给杨蕊的零食从来没断过。

经常带着杨蕊撸串、吃火锅、看电影,听音乐会,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开生日派对,经常到西餐厅享受烛光晚餐,温馨浪漫。

林慧一开始觉得男朋友实在,靠得住,可是杨蕊拥有的这一切让林慧都没有,男朋友家里穷,除了生活费没有多余的开销,没有礼物,没有浪漫,渐渐的林慧对杨蕊产生了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杨蕊拥有的我就不能拥有,从大三开始,林慧就以各种借口接近陈鹏。

爱情都是敏感自私的,不可能拿出来分享。杨蕊看出林慧的心思后,为了闺蜜的感情,多少次好言相劝。

林慧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几乎到了要绝交的地步。

在一次聚会上,他们都喝醉了。

林慧一看机会来了,她就把陈鹏和自己都脱掉,摆拍了各种姿势,并且哭诉到是陈鹏酒后乱性。

有照片为证,陈鹏百口莫辩,事后林慧又经常给杨蕊看她当时拍的不雅照片刺激杨蕊。

杨蕊终于变得疑神疑鬼,经常和陈鹏大吵大闹,此时的林慧就趁虚而入,对陈鹏开始了疯狂的追求。

毕了业以后,杨蕊疑心更重,整天胡思乱想,终于有一天,杨蕊跳楼自杀了,而林慧如愿以偿的嫁给了陈鹏。

杨蕊平静的看着变成洋娃娃的林慧:“我们是好闺蜜,我这样对你不过分吧!”

“叮铃铃”杨蕊结了一个电话:“喂,韩欣,我现在终于完全能占有她的身体了,以后不用躲躲藏藏了,这还要谢谢你的帮助,我才能重新拥有陈鹏。”

杨蕊放下电话,拿起了洋娃娃:“林慧,我把你禁锢在洋娃娃里,就把你放在床头,让你天天看着我们恩爱,把你从我这里夺走的东西,一样一样的都夺回来。”

林慧已经是个洋娃娃了,而她以后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辛苦打下来江山要拱手与人了。

佛家有云:无论前世今生,欠的债总是要还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