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当年的一段经历

无意中进到了这个网站,我也来说说我当年的亲身经历吧。我文采不好,只是来叙述一下但是的经历,有错别字请见谅。

2005年冬天,我服现役于武警内蒙古某警种部队,(因为保密守则,无法告知部队番号)那年我20岁,刚刚下连队,我记不清楚是几月份了,反正是冬天下雪。

一天夜里,应该是凌晨,我和我的班长赵某站岗(夜间流动岗哨),夜里的风非常的大,大风吹的车库顶部的铁皮盖哗哗作响,于是我俩就在通往车场的炊事班食堂的房檐底下躲避大风,刚刚下过雪,月光把整个漆黑的车场照的半亮状态,我俩聊着有的没的,就在此时,在我们左手边的车场里传来了疯女人一般的嘎嘎嘎嘎的笑声,声音很大,瞬间划破整个寂静的车场。

因为我们的车场盖在坟地和沼泽地上,靶场也是如此,所以我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我望着班长赵某,他也站咱那里双眼直勾勾的一言不发,好像也在琢磨刚才的声音。

我对班长说:有人,班长说这里是部队,哪里来的女人笑声,(请记住,我听到的是一个疯女人般的笑声,班长听到的也是一样的声音)。

他告诉我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这里距离市区需要10公里的路程,周围没有住家,哪里会有人,班长说完我就更害怕了,由于当时我们部队的职能不同,所以我们岗哨没有配发枪支弹药,我后背开始冒凉风,虽然我穿着军大衣。

我对班长说,要不咱俩去看看,班长果断的说不去,在这里好好的呆着吧,不一会又出现了疯女人般的笑声传来,笑声持续好久好久,我俩听得特别的清楚。

班长扭过身子,对我说,该换岗的,我去叫你副班长来换你,说完话起身就走了,我当时是一个新兵,没有权利说不,这个时候又开始飘起了雪花,过了好久,我听见从车场方向走来的脚步声,伴随着踩到雪的子嘎子嘎的声音,但不是正常齐步走的频率,杂乱无章的步速。

我起初以为是我副班长来接岗了,可是到我面前的是一个穿着军大衣,带着棉帽子的中等个子的军人,我看不清他的脸,我的副班长是小个子,肯定不是他,再说了,我们的大楼前门在我的右手方向,他从我的左手方向来,方向就不对,我和这个穿着军装的人面对面,距离3至5米远,可是我完全看不到清楚他的长相。

我要上前查问,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话来,也走不了道,感觉空气瞬间凝结了一样,我的内心里及其的恐惧,难道是来索命的??? (我2次服兵役,2002年第一次服兵役于解放军某部队,由于处置突发事件的时候击bi过不fa分子……此处省略)

正当我满脑子胡乱想的时候,就在此时那个人转身从我的右手边走去,转眼就拐弯向前楼正门去了,那个人走了以后,我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我不敢往车场方向走,但是回前楼我还是敢的,顺便跟着他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当我拐过食堂的楼脚的时候,啊我艹尼玛的,薄薄的清雪上面根本就没有脚印,这种感觉你们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我后背的汗毛瞬间就竖起来了。

当天我吃过早饭,端起一大盆洗碗水走到炊事班拐角的时候,就在那个神秘人站咱的地方,有一个字黏在地上金颜色的,就是花圈上面的那个字,我小的时候在灵棚上面见过,但是不知道叫什么,一个草字头下面一个大中间好像还有点什么,反正就是那个字,(虽然是冬天,地上有薄薄的雪,但是我们炊事班拐角处卸货,倒泔水,地面上连泥带油,雪花落下就融化的,所以那个字就黏在了那一小块没有雪的水泥地上),。

事后我给父亲通了电话,毕竟父亲是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他对我说,在部队里这种现象出现很正常,按照灵异可以解释的通,按照科学的角度也能解释,没有必要去害怕,之后我也就渐渐淡忘此时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