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红色的连衣裙

“韶涵,生日快乐!”诗茵把一件礼物摆在了韶涵的面前。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诗茵笑着催促着韶涵。

“对啊,打开看看是什么礼物?”室友静璇和佳琪也附和着。

韶涵打开了盒子,是一件颜色非常鲜艳的,红色连衣裙。

“哇哦,太漂亮了。”

“赶快穿上给我们看看。”

大家看着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韶涵,被她的美貌惊呆了。

“不要这么漂亮好不好,我都嫉妒死你了。”静璇是满脸的羡慕。

“太美了,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诗茵,你真有眼光。”

“可不是吗,我……也很喜欢这件衣服,可惜就这一件了,韶涵生日,我就忍痛割爱送给她了。”诗茵用遗憾的口吻说到。

韶涵对这件衣服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这几天上课天天穿着它,只有晚上睡觉才舍得脱下来,很多女孩都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

晚上,整栋宿舍楼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休息了。

韶涵把她心爱的红色连衣裙挂好,正准备休息,宿舍的门“执拗”一声慢慢的打开了,韶涵立马感觉有一股凉风向她袭来,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好冷,门怎么开了?”韶涵轻声嘟囔了一句,起身就关上了房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当当。”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韶涵不耐烦的问到。

“是我,麻烦你开开门,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听说话也是个女生,声音感觉很幽怨。

也许是别的班的女生,韶涵起身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位和自己年龄和身高相仿的女孩。

“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是几班的?”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说到:“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

“你找谁,谁有你的衣服?”韶涵不耐烦的问到。

“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

只会说这一句,韶涵也难得多说:“是件什么样的衣服,我拿给你。”

女孩歪着头往屋里看,忽然眼睛一亮,指着韶涵的红色连衣裙说:“我就是来拿那件红色连衣裙的,那是我的衣服。”

韶涵很生气,喜欢我这件衣服的女孩多了,你喜欢买去啊,干嘛要我的。

“嘭”的一声,韶涵狠狠地甩上了门。

第二天诗茵略显紧张的问韶涵:“昨天晚上你在跟随说话,还生那么大的气。”

韶涵一听就一肚子气:“就是一个神经病,你送我的红色连衣裙,她说那是她的衣服,真不要脸。”

“什么?她……。”诗茵突然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诗茵好像有什么不放心,小声的对韶涵说到:“那个女孩今天晚上再来要衣服怎么办?”

“凉拌,不理她。”

“她要是纠缠着你不走怎么办?”

“她凭什么,那是我的衣服。”韶涵气愤的说到。

晚上静璇和佳琦都洗漱完睡了,诗茵好像是有什么心事,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么晚了,你跟个蛆一样,顾涌来顾涌去,不睡觉干什么?”韶涵说了一句。

“讨厌,你才是个蛆那,当心那个女孩一会来找你要衣服。”

“闭上你的乌鸦嘴,睡觉。”韶涵关了灯。

“当当当。”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是不是她又来找你要衣服啦?”诗茵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谁啊?”韶涵问了一声。

“开开门,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还是那个女孩,声音低沉而幽怨。

“啊!”诗茵害怕的大叫了一声。

韶涵打开了灯,静璇和佳琦也被诗茵的叫喊声吵醒了。

韶涵开了门,门外还是那个女孩,煞白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韶涵:“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

“你神经病吧,那是我的衣服,你要是喜欢,你自己买去。”韶涵真的气坏了。

“那是我的衣服,我是来拿我的衣服的。”女孩就重复这一句话,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件红色连衣裙。

“要不你先把衣服给她吧,大不了我在给你买一件。”诗茵用商量的口吻对韶涵说到。

“我的衣服凭什么给她,她要我就给,我就是把衣服剪烂了也不给她。”

“千万别剪,”诗茵用颤抖的语气说到:“我求求你给她吧,我再给你买更好的不行吗?”

“不行,我就喜欢这件。”韶涵语气坚定。

“你不给不行,那是我的衣服。”门外的女孩似乎也生气了。

“滚,就是不给你。”韶涵随手关上了门。

“你们俩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呢?”静璇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是门口站着的女孩,也不知是几班的,非要我的红裙子,昨天晚上就来了,好烦人。”

“什么女孩,我怎么没看到?”静璇随口说了一句。

“就是刚才站在我面前的女孩。”韶涵回了一句。

“我也没看到,刚才我就看到你一个人站在门口比划了半天,我还纳闷呢?”佳琦又说了一句。

“你们俩是不是故意气我。”韶涵又打开了门,女孩没有离开,还是直勾勾的看着韶涵。

指着门口站着的女孩,韶涵气愤的说到:“看见了吗?就是她。”

诗茵已经哆嗦着用被子捂住了头,蜷缩着躲在了被窝里。

静璇和佳琦都疑惑的看着门口:“韶涵,大半夜的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哪有什么人?”

韶涵看着门口的女孩,一种恐怖的感觉瞬间袭满全身。

门外的女孩看着韶涵,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脸看着更恐怖,女孩又说到:“这件红色连衣裙,是我妈妈亲自为我做的生日礼物,我非常喜欢,必须还给我!”

韶涵赶紧关上了门,一步一步的挪到诗茵的床前,用手拍了一下蜷缩在被子里的诗茵。

“啊”的一声,诗茵惊叫的坐了起来。

“这个红裙子不是你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吗,为什么她说是她的?”韶涵也感觉事情不对劲,她必须问清楚。

看样子诗茵也是被吓坏了,颤抖着说到:“对不起韶涵,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也很喜欢这件连衣裙,我妈不让我穿,让我扔了我没舍得,正好你过生日,我忘了给你买礼物,所以就把裙子送给你了。”

韶涵听到这里肺都要气炸了:“我问你裙子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

“你生日的前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了一起车祸,车里的女孩就是她,这件红色连衣裙在包装盒里被甩出车有几米远,我觉得裙子好看,就带回了家……。”

韶涵虽心有不舍,但是鬼,又惹不起。

韶涵和诗茵把红色连衣裙物归原主,又给她做了场法事,这样才算平安的了解了此事。

所以说有些便宜沾不得,免得招来无妄之灾。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