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致命的玩笑[精]

方红是表演系的一名学生,这天晚上,闲着无聊,便脑洞大开,把自己化妆成女鬼,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白裙子,又带着一些道具出了门。

晚上十一点多,路上变得冷清,只有出租车还很敬业的在路上穿梭着。

方红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路边上等车,向过往的出租车,用缓慢的动作向他们招手。

有好多出租车开到方红的身边先是停了下来,随后又加速离开。

方红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她的恶作剧真的把他们吓着了。

又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方红的面前,还真有胆大的,方红索性上了车,车慢慢的启动了:“去哪里?”司机问了一句。

“去西城的天堂殡仪馆。”方红故意压低声音说到。

天堂殡仪馆出市区向西15公里处,在群山环抱之中,周围几乎没有人家。

“白天还可以,晚上不去,那地方太渗人。”司机摇了摇头。

“那就去东郊的仙人桥吧。”

仙人桥也是人们后来改的,以前都叫鬼桥,邪门的很,每个月这座桥上都会死人,不是出车祸,就是有人跳桥,鬼桥听着晦气,后改叫仙人桥。

“不去,跑车的司机都知道,晚上那里是禁地,我不敢去。”司机还是摇着头拒绝。

“那好吧,送我回家,去南郊的云岭山公墓。”方红感觉到司机在害怕,她内心很高兴,但表情冷若冰霜。

司机沉思了一会:“对不起,这个地方我也去不了,要不你下车坐别的车去吧。”

方红看到司机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身体在微微发抖,觉得适可而止就行了,她已经很开心了。

方红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今天是几号?”

“4月27号。”司机小声的说到。

“你的生日是几号?”

“8……月……11号。”司机颤抖着说到。

“还有14天。我一直想找个替身,我觉得你很合适,你回去准备一下,到5月的11号,我会来找你的。”

方红说完就掏出来一张冥币递给了司机,然后又掏出来在冰块里冻的冰凉的手,在司机的后脖颈上摸了两下,然后下了车。

司机猛踩油门,出租车冒着刺耳的轰鸣声急驶而去。

方红笑的是前仰后合,开心地回去休息了。

从上次装鬼以后,已经过了7天了,方红也就忘了这件事。

这天晚上,她正睡得迷迷糊糊,朦胧之间感觉自己坐在一辆出租车里,车在路上急驶着。

方红感觉车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司机在专心的开着车,看着司机的侧脸也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来,车往哪里开,去什么地方,方红一点印象都没有。

方红感觉头有点昏昏沉沉的,随口问了一句:“师傅,我们这是去哪儿?”

司机也没有回头,回复到:“我们去西郊的天堂殡仪馆,你不用着急,一会就到了。”

方红一听瞬间就清醒了,浑身一颤:“什么,西郊的天堂殡仪馆,我们去哪里干什么?”

“你上车的时候说是去西郊的天堂殡仪馆,我是司机,按你的要求做,你说去哪里我就送你去哪里。”司机还是在认真的开着车。

“司机停车,快停车,我不去天堂殡仪馆了,我要下车。”方红心里很紧张,殡仪馆三个字让她害怕。

出租车继续向前开着,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师傅停车,我要下车。”方红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

“那不行,现在还没有到天堂殡仪馆,怎么能半路停车呢,我们的服务宗旨是把你送到目的地。”司机的声音怎么会这么熟悉,以前肯定是在哪里听过。

“快停车,再不停车我就要报警了。”

方红掏出了手机,屏幕上竟然显示没有信号,什么情况,方红紧张的不行,怎么办?对了,拨打紧急电话……

另方红没想到的是紧急电话也打不通,怎么办,怎么办,方红一时也没了主意。

“快开门,我要下去。”方红拼命的拍打着车门,她想要打开车门跳下去,可是任方红怎么弄也无法打开。

出租车继续向前狂奔着,已经远离了市区,行驶在通往天堂殡仪馆的盘山公路上。

方红知道,再往前开,很快就会到殡仪馆了,方红不敢去想,极度的恐惧包裹着她。

“快让我下车,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对我?”方红害怕的哭了起来。

“为什么这样对你,这是你自找的。”司机冷冷的说到。

“我怎么啦,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

“没有做过?7天前不是才做了吗?你忘性可真大。”司机冷冷地说。

“我、我就是觉得好玩,装鬼吓唬司机,就是开了一个玩笑。”方红赶忙解释说。

“你说的好轻松,玩笑?这个玩笑很好笑吗?就是因为你的这个玩笑,那个司机死啦。”阴森沙哑的声音从司机嘴里传出来。

“不可能,他怎么会死呢,他是怎么死的?”方红不甘心地问到。

“他本来准备收车回家了,看你一个女孩子在路边,好心载你,但你一上车就吓唬他。他觉得不对劲,想拒载,可是他不敢说。

第一次,你说是去西郊的天堂殡仪馆,那是烧死人的地方,他就吓得心慌。

第二次你说是去东郊的仙人桥,那里可是要活人命的地方,他紧张的血压都升高了。

第三次你又要去南郊的云岭山公墓,那里是埋死人的地方,此时的他已经心率不齐,难受得冒汗。

都说事不过三,但你偏不,又扯了一大通,越来越过分,最后还用冰凉的手拍他脖子,还给他冥币,要拉他做替身。

你下了车以后,他就拼命的往前开,只想躲你越远越好,却在路口被迎面行驶来的大货车给活活的撞死了,撞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方红越听越害怕:“我真的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可是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哼哼。”司机这时猛的一回头,“因为那个被撞死的司机就是我!”

方红猛的一惊,惊恐的看着转过头来的司机,真的是他,他真的被撞死了吗?

只见司机狰狞的面孔慢慢的变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啊!”方红尖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还好是个梦,好可怕的一个梦。

“咚咚咚,咚咚咚。”还没从噩梦的惊吓中平复下来的方红听见了敲门声,脱口问道:“谁啊?”

“是我,出租车司机,你不是说要去西郊的天堂殡仪馆吗,我来接你啦……”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