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诡异的自习室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上的云阴沉着脸,打湿了每一寸的土地,电闪雷鸣,将天划开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仿佛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图书馆楼下的走道里,站满了人,早上还是晴空万里的,说变就变,大家左顾右盼,都希望这场雨能早点停。

运气好的,舍友啊,男朋友、女朋友千里来送伞;运气差的,就只能在楼下干等着,希望老天爷早点开眼,不要再下了;英勇无畏的,戴上帽子或是顶着书,直接“呲”的一声就冲了出去,奔向宿舍或者是食堂。

而我,就是那个运气差的,打几个电话给舍友晓兰,都没接。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看看天,一丝没有要停雨的意思,已经十一点半了,食堂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好菜了,深吸一口气,提了提我的长裙,预备,就像是在百米赛跑一样的我也冲了出去,目的地:宿舍。

气喘吁吁的我终于到了宿舍楼下,跺还是平时缺乏锻炼啊,跺了跺脚,鞋子里面全潮了,一踩雨水一冒的感觉,提着裙子,“晓兰,你完了。”带着愤怒上楼了。

砰!

重重的推开宿舍门,这该死的晓兰还躺在床上,真是个睡神,都中午了,难怪电话都听不见接。

“诶,快醒醒了,都几点了,我回来了你竟然还在睡,”我摇了摇晓兰的床。

“邱雪,你不是出去图书馆看书了,都快要考研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晓兰微眯着眼,显然还没睡醒,一脸迷茫的看着我,算了,看她这样估计还得睡会。

“晓兰,我先去洗个澡,点了两份外卖,算我请你的,你一会下楼去拿一下,”说完我就把手机放到她头边,铃声开到最大,然后拎着我的小篮子走了,临走前我还嘱咐她不要忘记拿外卖。

这该死的天气,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一边洗着头一边咒骂着,本来美美的心情都被破坏了,洗完穿好衣服一看,哇!终于开太阳了,从包里拿出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走。

到了宿舍,一看晓兰这丫头正吃得欢呢。

“邱雪,你点的这个外卖挺不错的啊,是哪家的啊,马上推荐给我,”晓兰边吃边说。

我白了她一眼,“你就知道吃和睡,也不知道努力学习,你看看你的成绩。”

“没事,我爸妈说等我毕业就到家族企业上班,不愁,”她嘚瑟的回我。

诶!也是,谁让他家是开公司的呢,从小到大衣食无忧,过着大小姐的生活,哪像我啊,未来还是得靠自己来闯。

吃完了午饭,睡了一个午觉,毕竟还是得劳逸结合,不然下午估计就看不进去书了,临的研究生考试将近,我得更加的抓紧时间了。

下午看书一直看到了晚上,图书馆里的同学也越来越少了,只要比别人更加的努力,我就比别人更成功,伸了个懒腰,翻开书,继续边看边做笔记。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夜里10点了,图书馆的阿姨开始清人准备关门了,但这个点也没有几个人在图书馆看书了。

“同学,你学习可真是用功,每天都见你看书到这么晚,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再来学习,”阿姨一边打扫一边和蔼地对我说。

“好的,阿姨,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我收拾下东西准备回宿舍了。

可真赶巧,不知道我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刚走出图书室的门,肚子就开始“咕噜噜”的响了起来,看来回宿舍再解决是不赶趟了,只见我捂着肚子就往厕所跑。

“哇!解决完就是舒服,”看了下手表,快11点了,洗过手就准备往楼梯那里走。

刚到楼梯那,咦?怎么楼上四楼的灯亮着,图书室在三楼,都这个点了,怎么还有人,难道是大楼管理员,我就上楼看看去,楼上的一间自习室的门开着,灯光就是这个自习室的。

我走了进去,有20多个空位置,30多个同学在里面自习看书,他们应该是看我进来了,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我,面无表情,过后又低着头继续看书,可能是我打扰到他们了吧。

看她们学习的样子,我的精力一下子就上来了,这么浓郁的学习氛围,一下子感染了我,我就走到最后一排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书来看,他们都背对着我看书还真别说,本来还有点困得我,现在困意全无,反而是中枢神经异常的兴奋,恨不得一直学习下去。

我也不清楚看了有多久吧,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再等我醒来……

“邱雪,好点了没,快醒醒啊!”只听见晓兰略带哭腔的叫着我。

我迷迷糊糊的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已经躺在了校医务室了,旁边坐着的晓兰看见我醒了,傻乎乎的笑了起来,还拽着我挂着点滴的手不放。

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在这啊,我记得我明明是在自习室学习呢啊,怎么跑这里来了?”越想越奇怪,脑袋瓜还有点疼。

后来听他们说,昨天晚上我去图书馆看书后晚上也没有回宿舍,晓兰找了很久,就差没报警了,图书馆阿姨说最后看见我是在图书室,他们就在图书室那里去找,也没有找到,晓兰就在楼梯口打我电话,手机铃声响了,才发现我躺在图书室楼上的一个废弃的教室里。

“你跑那里面去干嘛,还有你怎么开的门,那个教室还被大铁链锁着,你怎么进去的?”晓兰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我被他们问的一头雾水,说梦非梦,难道我梦游了?那也不可能能打开门锁啊,也不像是有人故意吓我。

打完点滴后,晓兰陪着我去图书室查证,的确,四楼只有一间废弃的自习室,锁着的铁链都有我的手腕那么粗,到底我经历了什么?

到了晚上,我在图书室看书,就感觉力不从心,浑身乏力,又到了图书馆阿姨下班的时间了,我背上包,走到楼梯口向楼上看去,还是漆黑的教室被锁着,可能真是我想多了吧,刚要迈步,却被周围的情景吓到了,刚才还有同学在我旁边往楼梯走,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我赶紧看下手表,11点了,怎么可能,图书室刚关门,我就走到楼梯口向上看了一眼,怎么这一眼就看了1个小时。

突然,4楼自习室的灯亮了,我竟然鬼使神差了走上了楼,进了那个自习室,坐在了最后一排。

“铃……铃……铃……”晓兰的电话将我一惊,回了神,我立刻接起电话。

“邱雪,你在哪里呢?我打听到个事,你晕倒的那个自习室,10年前有一个考研班的学生在里面认真的上晚自习,谁知发生了火灾,所有人都死在了里面,学校后来才把4楼自习室封了,后来晚上总会有人说看见四楼自习室的灯亮着,喂……喂……”电话那头的晓兰呼喊着。

周围没有了灯光,一切都回到了黑暗,门外的铁链依旧锁着。

透过月光,这个废弃的自习室里,被烧焦的学生们,转过头,在对着我笑……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