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逃离那间屋子

隐藏在未知黑暗里的东西永远都是那么可怖,他们与这个光明富饶的城市只隔着一张一捅就能破的纸的距离。你无法弄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究竟为什么停留在这里,更不知他们下一秒会不会突然冲过来,因为他们完全超出了能理解的范围。

夜色下的城市露出着不一样的霓虹美景,永远向往光明的人们却在这样难得的美丽景色里安然睡去。若光明褪去,留下的就只有未知的黑暗,以及隐藏在这片黑暗里的未知。

因为向往光明,所以租了间能照进阳光的屋子。虽说屋子不大,家具老旧,但窗前的木质书桌和那片小小的绿荫让人向往。我一眼就认定,毫不犹豫的住了进去。满心欢喜的我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因为实在喜爱那扇明窗,所以决定长住。

才入住的三天里,自己忽然间睡不安稳,精神也有些恍惚,钥匙拿在手里却打不开进入楼道的铁门。我记得才搬来拿到钥匙的时候,那道门很好打开,钥匙轻轻一扭门自己就会弹出去。

但那天,无论我怎么转动钥匙,用力推铁门,铁门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都打不开,我一下子就慌了。

虽然脑袋此刻不太灵光,但还好想着自己打不开就算了,会有人从楼上下来开门出来,便收了钥匙。

但不知为什么,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没过多久楼上下来了一位老奶奶,她皱着眉头将门打开,还问了我是不是才住进来,我回答了她,她一脸担忧的看了看我,但也没说什么。

门关上那刻,我察觉了些眉目,但也没有细想,就被抛在了脑后。

那段时间,浑身困重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让我以为只是工作太累,压力过大的原因,导致自己没有休息好。因为也再没有出现过意识形态模糊,打不开门的情况。

当这件事被遗忘在时间里的时候,我辞了到这个地方的第一份工作。因为上班时备受打击和语言冷暴力,让我疲于同上司周旋。也因不长痘的额头突然间长满了痘痘让我不得不认真考虑辞去这份不讨好的工作。

好在,休息了两个月以后痘痘一点点消退。然而又发生了一件让我终身难忘的事。

某天下午我睡着了,因为平日里没有午睡的习惯,所以记得很清楚。梦里出现的一切让我至今为止都有些心有余悸。

那是一个噩梦,梦里黑漆漆的,但我却到了一片骷髅冢的上方,感觉自己身子是斜倒掉着的,而脸几乎要贴着那些只有上半截骨架的骷髅了。

那个地方全是森森枯骨,十分骇人。

也因为距离很近,所以看的特别清楚。心里也慌,又害怕又紧张。

接着感觉自己穿了一身白裙躺在了一块凸起的山包旁边,四周灰蒙蒙的,看不清。而后浑身发冷,越来越冷,感觉骨头都冷痛了。

接着,在承受不住的那刻一下子惊醒。原以为是自己没盖被子,被冻醒了。

可睁开眼睛以后却看见自己盖着被子,而且盖的严严实实。醒来以后,身体不像平常睡醒会感觉微热,反而感觉很冷,手脚都很冷,我想不通,裹紧了被子,没一会儿才又热的出汗。

而后等自己完全清醒过来以后才意识到不对劲,原本在大热天里盖着被子会热的冒汗才对,为什么自己却感觉掉进了冰窟窿里?自己也没感冒发热之类的,实在是太奇怪了。但也只有过这一次。

以后的时间里,被忙碌的工作填满。而那间屋子里似乎真有些什么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的东西。

还记得某个清晨,将醒未醒之前。不知为什么坐在了床尾,整个人处于有些呆滞的状态。而后,有什么从背后推了自己一下,第一下我往前移动了一点,第二下自己跌下了床。

接着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可自己明明睡在床上,并没有去床尾坐着,而那种惊心的感觉让我有些恐慌。而我也想着工作重要些,便将这些其余的情绪压在心底,白天里将它们彻底遗忘。

也许是因为自己有些软弱害怕,那些奇怪的东西越发张狂放肆起来,整夜的搅扰着我的睡眠,让我一度害怕天黑,不敢入睡。就算休假时间想睡一觉也无法安然入眠,一入睡就会感觉脑袋里发胀,像要爆炸了一样难受。那段时间里的事,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害怕他们被吓着,生出更多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感觉自己委屈,也越发生气,从这些负面情绪里生出的怒气暂时扭转了局面。并且还知道自己做了清醒梦,这让自己稍稍安心一点。

忘了说了,前段日子里,自己一直感觉身体困重,一躺下就感觉被什么很重的东西压着。导致身体疲惫不堪,害得我工作有些力不从心,犯了很多次错误,被老板提醒了好几次。

所以我很想摆脱这一切。连回家的路上都在想着如何让自己睡的安稳。

就在某一天夜里,在睡梦中听见了类似某种小动物发出了尖细叫声,接着自己伸出手,不自觉将那些趴在被子上的东西提起来丢了出去,我这才知道身体发重的原因是它们引起的。

那些东西我看不清模样,只知道如同一两个月的小狗大小,会发出似老鼠叫声的声音,还会移动。我十分生气,伸手将它们通通丢到床下,每丢一只就会叫一声。

而最后一只直接被我拧成了麻花,丢了出去,也是那只叫声最刺耳。接着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次是真的醒过来了。也因为很困,又睡着了,这次睡的很踏实。

第二天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心情好了很多。最后我发觉只要自己不再软弱害怕,那些东西也不敢时常骚扰自己。

稀奇古怪的东西我遇见的远远不止上面那些。夸大的说那些只是普通等级。因为它们也只是在被子上打滚而已。

也因为发觉了那些东西,不自觉养成了习惯。每当我夜里下班回家的时候,站在在门外总要拍一拍身上的衣服和裤脚,借此给自己一个安慰。

最晚去厕所的时间不超过1点半(一旦去了,就会招惹上东西,会让自己整夜睡不安稳,并且这个习惯现在也保持着)睡觉前会将枕头翻面再拍三下再躺下。(后来这个方法渐渐地开始失效,不过真的有用)

日子也这样不算太坏的走了过去。某天夜里,自己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从梦里惊醒,并且脑袋里十分清醒,就像已经睡饱了的那种感觉一样。

接着发现窗帘只拉上一半,因为窗外就是路灯,所以光透了进来。接下来看见的一切直至现在依旧会让我背心发冷,浑身起鸡皮疙瘩,更不敢在夜里想起。

屋子里四周都乌漆嘛黑,唯独窗前有一丝光亮。我宁愿那晚紧闭窗户,拉上了不透光窗帘,也不愿看见那个东西。

因为我清楚的看见有一个人影子一样的东西悬浮在窗边,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还特意多看了看,也因此非常确定是人形,十分像用大字画出来的人。

全身都是黑色,更像一个巨大的黑色人形布偶。

它正对着自己和床,也没有移动,只是漂浮在空中。

因为不确定会不会伤害自己,所以悄悄拉了被子将脑袋捂了起来,希望它看不见自己,接着在心里暗示自己不要怕。

时间一长,自己也困,慢慢就睡着了。等第二天醒过来以后,天也亮了,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好在也只是虚惊一场,过了也就过了。

当然,在这间屋子里遇见的远不止这些。

像自己又漂浮在了天花板上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也没有多太大的感觉,也不想再写下来。

唯独体验了一把在梦里能漂浮着巡游房间,并且还知道自己正躺在床上。

不过这只是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导致的应激状态。很多恐怖漫画或者电影里都有能让人头皮瞬间炸裂的片段,像满墙的血手印一类的场景,但观看的时候也只是个局外人,不得体验。可偏不巧,就让我撞上了,还略带刺激。

还记得那晚,早早就睡下,开始也没感觉到什么。而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手指在摸自己的头顶。接着,清醒梦就开始了。我侧过头看见床头挨着的墙壁上伸出好多白森森的手臂,不停扭动想要抓我。我那时也并没有害怕,直接伸出自己的手一通乱打,甚至都能感觉到轻微的碰撞感,那种感觉同撞到普通人小臂相似,只不过没有那么硬。

因为打扰了休息,怒气升腾,心底怒吼警告,那些手臂立刻消失不见,没有再出现过。

而后,按当时的视线来看,自己坐了起来,衣柜里的一切也正好看的很清楚。

最后,因为打扰我睡觉的东西消失不见,自己也慢慢睡着了。过后,受到它们的影响也越来越少。精神也更加饱满。同时,看的更开。

虽然让我有一段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但也全部都随着时间烟消云散。反而以前懦弱的性格改变了不少,甚至还有些因祸得福的感觉。

以上就是本人小小的经历。全然当作天马行空的梦看待吧,供大家茶余饭后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