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正文1

27号同学

赵阳是一位中学数学老师,除了日常的授课外,晚上他还有去一个补习班教书赚外快。

这个补课班办的地方在郊区的一栋独栋大楼里面,据说是因为上面不让办课外补课,为了掩人耳目才选择这个偏僻的地方的。

今天是他去补习班教书的第一天,他六点多就到教室里面,里面还没有任何一个学生,他就在教室里面静静地恭候着学生的到来。

到了六点五十左右,陆陆续续的有几个学生进教室坐好等待着上课。

而到了快七点的时候,大批的学生这才进教室,赵阳瞟了一眼教室,正好26个学生,机构通知他负责的班级学生就是26个,看来是全到了。

不过呢赵阳还是要求学生挨个报数一遍,一来是例行公事二来是最后确认一遍有没有啥问题,毕竟虽然是补习班,但是赵阳还是得为学生负责的。

“1,2,3,4……”班上的学生挨个的报数着。

“……25,26,27”

怎么回事,多了一个?赵阳皱了皱眉,扫视一下教室,里面只有26个同学,估计又是哪个学生调皮了吧!

赵阳没有计较,直接就开始上课了。毕竟这只是课外补习班罢了,没必要那么上心。

第二天,例行点名的时候,还是有人报了27号,赵阳又看了看教室,只有26个学生。

赵阳心里有些不满了,说道:“别乱开玩笑,晚上来补课大家都很辛苦不要浪费同学们的时间。”

第三天,例行点名,最后还是有人报了27号。赵阳这回真的有点生气了,说道:“谁这么无聊?”

可是学生们都说不是他们叫的27号,赵阳又让同学再按顺序点名一次,这回赵阳仔细的看着学生们。

“1,2,3,4……”

“25,26,27”

还是有人报了27号,学生们都是按照座位号顺序入座的,赵阳目光全程锁定着报数的同学,当第四排最后一位同学报完26号的时候,教室里面传来了一声“27号”。

依旧是有人报了27号,赵阳叹了口气,点名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只能先上课,暂时不计较这些东西了。

第四天,这回赵阳拿出来发的点名册,亲自点名。

“……………………王小苗”

点到最后一个同学的时候,班上无人回应。

“王小苗?”

“王小苗?”

不对!赵阳记得座位号最后的一位同学是个男的,这个王小苗是哪里冒出来的?

赵阳快速的数了一下点名册,有27个名字,最后一个是王小苗。

怎么回事?赵阳心中充满了疑惑,可是课堂时间可不容许赵阳拿去思考这个问题,他只能带着疑问先上课。

下课前,赵阳问了下班上的学生关于王小苗的事情,可是同学们都是一问三不知。

学生走后,赵阳又去找了一下办补习班的那位负责老师,老师歪了歪头,说道:“没听过这个名字。”

赵阳拿出了点名册给负责人老师看了下,可是那位老师居然说:“这上面只有26个学生啊,没有王小苗这个名字,老师你是不是累了?我看还是早点休息吧!”

怎么可能!赵阳对负责人老师这段发言感到十分的惊讶,名单上面明明是有27个名字,最后一个名字是王小苗,负责人老师为什么说只有26个名字?

赵阳坚持自己的观点,和那位老师争执了一会儿,可是那位老师却坚称只有26个同学,无奈赵阳只能先回去了。

回到家里,洗个澡躺床上赵阳回忆着几个小时在补课学校发生的事情,越想越奇怪。

主要疑点有这几个:

1、王小苗是谁?

2、为什么负责人老师坚称只有26个学生?点名册上面明明有着27个名字?

3、为什么班上同学对这件事情这么漠不关心?

以上三点,尤其是第三点最让赵阳感到奇怪,如果是普通的班级,发生点这种奇怪的事情的话班级里面早就炸开锅一样。但这个补习班给赵阳的感觉就是死气沉沉的,学生对这些事情好不关心。上课也是安安静静,下课期间同学也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任何交流。

起初赵阳以为是大家不熟所以交流的少,但是现在想想确实很诡异呢。这二十六个人安静的有点过头了,好像下面坐着26个死人一般!

第五天,今天是周五,上完课就是周末了,周末没有课赵阳不必来上课。

今天赵阳讲课之余留意了下学生,下面真的是异常的沉寂,学生们除了呆滞地看着黑板,再无其他动作了,等到了下课,学生们全部都是静坐着,不说话也没什么动作,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

此情此景,赵阳看得有些心里有些发毛了,自己前几天怎么没注意到这些异常呢?如果知道这里这么怪异,给多少钱我都不来了!

硬着头皮上完课,赵阳还没等学生走,自己就率先走出了教室。

到了楼道,黑暗之中传出了女声:

“老师,明天周六,白天能不能来学校一趟?”

赵阳被吓了一大跳,只见往楼上的楼梯上站着一个人影,由于太黑看不起脸,只能看看大致的轮廓,结合声音,可以判断是个女生。

“为…为什么?”赵阳有些颤抖的反问道。

“老师,你明天来了就知道了。”

这句话说完后,赵阳再怎么发问,都没人回应了。

赵阳越想越害怕,赶紧骑着电动车离开了这个补课地点。

回家躺在床上,赵阳一直在思考着今天的事情,思绪如麻,睡不着。

关于最后楼道那个女生让赵阳明天白天去一趟学校,赵阳也是一直在纠结着,一番思想斗争后,赵阳还是决定明天白天去一趟补习班的地方吧?或许那个女生真的有什么要事找自己也说不准。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赵阳骑电动车到了补课班所在的那栋郊区独栋楼,但是眼前的景象让他吃惊的合不上嘴巴!

这栋楼窗户玻璃全部不在了,外墙体漆黑一片,可以判断出来这栋楼是失火了,但是从现场的情况看,离失火应该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是咋回事?自己昨晚才在这里上课的,这里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后来赵阳托人打听一下才知道,这里确实有办过补习班,不过一年前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当时在上课的26名同学和3名老师葬身火海,之后这栋楼就荒废了。

原来赵阳这五天来一直在给死人上课!想到这里,赵阳的世界观已经崩坏了,他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栋荒芜的楼体。

“老师!”

这一声让赵阳回过神来,原来自己边上早已站着一个越10岁左右的小女生。

她告诉赵阳,那次火灾之后这栋楼已经荒废了,但是奇怪的是一到晚上,这栋楼看起来又是完好如初的,而且总是有外来的老师被应聘到里面去上课。

女生还说这栋楼一直在重复过去发生的事情:补习班招募外面的老师到里面上课,上课到第二周周二的时候,就会失火烧毁一切!包括来的补习老师,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来授课的老师因此而丧生了。

所以自己就会找个机会提醒下老师,告诉老师这里的真相。

赵阳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还想问下那位女生王小苗的事情,可是这个女生婉拒了。

在之后,赵阳还是对这些事情耿耿于怀,就找关系托朋友去弄了些关于这栋楼失火案件的资料,通过这些资料他得到了一些讯息:那场火灾因为电线线路老化引起的,死者共有3位成年人,27名未成年人,其中26人为来补课的学生,一人为当时授课教师的女儿。

而那位授课教师的女儿就叫做王小苗。

里面还附有一张王小苗和父亲的合照。

咦,这不是那天周六白天见到的那个女生吗?

网站地图XML地图地图地图关于我们